文藝 Culture and Art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藝 > 彝人音樂

彝人制造眼中的汽車

作者:041 發布時間:2005-10-07 原出處:中國駕校網

  今年是他們來到北京的第7個年頭,他們像每個心懷夢想并且為之奮斗的人一樣經歷過跌宕起伏的人生,從一文不名餓肚子睡門板到有房有車有地位。mtM彝族人網

  他們對于所有的吃喝玩樂都很在行,閑著的時候常常是通宵宴客,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不醉不歸。mtM彝族人網

  他們說,因為嘗過困苦,所以他們才更有理由狠狠地享受生命。mtM彝族人網

  和彝人制造約在京郊的一個會所,哈布和哈日兄弟先到,已經玩了好―會兒桌球。mtM彝族人網

     廣本雅閣2.3VTI的駕駛員是哈日,哈布坐在他的右邊,后排不是應該出現在那里的樂隊伙伴的面孔,而是一個美女。車和我們的車一樣普通,人也和我們的人沒有什么區別―標志性的長發剪短了,白襯衫,牛仔褲,只是膚色更深幾度而已。mtM彝族人網

      mtM彝族人網
     激情四射的彝人制造mtM彝族人網

  后排乘客:十幾歲就會越野的木乃七斤mtM彝族人網

  他的父親是司機,他很小的時候就會開車,十幾歲的時候就有過―次特別驚險的經歷。“山間的道路本來就險象環生,下坡的時候我才發剎車壞了,嚇出一身冷汗,又不敢表現出來,因為車上還坐著好幾個人呢。他們問我為什么開得那么快,我還用輕松的語氣說“放心吧,沒事。”說不清到底是技術好還是運氣好,他竟然順利地開到目的地了。mtM彝族人網

  雖然年輕,但是他的沉穩顯然超越實際的年齡。他打小就比一般人膽大,所以一直被身邊的人認定長大以后能成大事。mtM彝族人網

  他是在哈布和哈日做完造型之后才趕到的,一聲不響地站在臺球桌旁邊,看著到處尋找樂隊第3個成員的我們偷笑。mtM彝族人網

  不是我們沒有看到他,而是頂替阿木擔任主唱的他對我們來說不大熟悉,而且他的樣子比前一段時間瘦了很多,外表“偶像”得我們都認不出來了――年輕,少言寡語,孩子氣地純真地笑著,十分符合關于“酷”的最新定義。mtM彝族人網

  正是由于最近瘦了很多,他的身材結實有型,尤其腹肌很有力度,在他談起當年在校籃球隊和校足球隊的主力生涯的時候顯得很有說服力。mtM彝族人網

  最早他在成都主修建筑專業,念完之后卻發現自己的興趣不在那里。后來他跑來北京民族大學改修聲樂,念了一半才覺得學校里教條式的所謂技巧會扼殺自己的天賦,如果不能真正地表達自己的情感,自己只能唱出和其他人一模一樣的聲音。最終他選擇做一個叛逆者,做哈布和哈日口中親切的“木乃伊”,放棄學了3年的美聲唱法,用僅僅屬于自己的沙啞嗓音隨心所欲地唱,并且在新專輯里試著寫歌。mtM彝族人網

  他的夢想是走上格萊美的領獎臺,讓全世界聽到他的音樂――夢即使不能實現,也是可以想一下的。mtM彝族人網

       mtM彝族人網
       駕駛員:不敢奢望物質路虎的曲比哈日mtM彝族人網

  他是經年不變的“指定”駕駛員,他開的車是一輛廣本雅閣2.3VTI雖然他一直希望在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買一輛路虎之類的越野車,但是實用主義的哈布總是“教導”他不要過于重視物質生活。mtM彝族人網

  有哈布挑著生活和思考的重擔,他似乎顯得更加隨性更加快樂一些。mtM彝族人網

  他過著像我們一樣正常而健康的日子,每天7點起床去紫竹院跑步,偶爾上網打打游戲,最大的娛樂就是看碟和看書,很少喝酒,也很少想那些沉重的事情。就連音樂,他的偶像也和我們差不多,老鷹樂隊、披頭士、U2……還有羅大佑和齊秦――時代的烙印不可磨滅。mtM彝族人網

  與哈布一樣,他在畢業之后分到電力公司工作,只是基本沒有上班就跟著哈布去唱歌廳了。初到北京的生活留給他的記憶除了艱苦還是艱苦,“有一次,我們兩天沒有吃飯,從西直門到西便門慢慢地走,從早上走到下午,腳都起泡了。我們兩三個月才給家里打一次幾毛錢的電話,然而家人一直覺得我們在外面過得很好,因為他們在春節晚會上都看到我們了。”mtM彝族人網

  每天的太陽都是新的,他對現在的生活非常滿足,他永遠記得當年離家的時候,媽媽傷心地說:“這兩個兒子算是完了,養這么大,說流浪就流浪去了。”現在,他只是希望領著從未出過遠門的爸爸媽媽周游世界,讓他們知道流浪其實是多么快樂的一件事情。mtM彝族人網

  在他的身邊,一個漂亮的女孩在幫他擦汗,整理衣服,甚至喂他吃餅干……所以他在大多數時候都是笑著的,露出很白的牙齒。盡管他已經是家鄉老少眼中的離經叛道者,但是對于婚姻他還是有所顧慮:“未來怎樣我也不知道,還是順其自然吧。”mtM彝族人網

  按照古老的彝族婚俗,只有同族的男女才能結婚,甚至黑彝和白彝也不能通婚,而且執行嚴格的等級制度,只有同等級的男女才能結婚。以前,違背婚俗的人會受到嚴懲,或者捆回家強迫他們分開,或者開除出他們的家族,把他們變成一個沒有根的人。“為什么彝族情歌比較悲哀,就是因為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他的聲音里突然流露出一種本來不屬于他的憂傷。mtM彝族人網

  副駕駛:認為汽車能跑就行的曲比哈布mtM彝族人網

  他不喜歡高科技,也不喜歡 奢侈品,汽車能跑就行,手機能打電話就行,這種由復雜回歸而來的簡單就像他剪短的黑發一樣。所以,他總是坐在副駕駛的坐位上。mtM彝族人網

  他的相貌并不起眼,然而從水里出來把頭發全部往后梳的時候從某個角度看去居然有點偉人的影子,為此他很有幾分得意的意思,顯然不止一次看到這樣的驚訝表情。mtM彝族人網

  他的個子并不算高,然而他沒有強詞奪理地為自己辯白,反而解釋說涼山的小伙子大多擁有超過1米80的健美身材,只是自己兄弟沒有為他們代言的能力罷了,涉及細節的民族榮譽感令人不得不小小地感動一下。mtM彝族人網

  從組隊到今天,成員已經換到第4代,他始終是樂隊的靈魂,因為他是樂隊的創始人和首席詞曲作者,也是每一個成員的大哥。mtM彝族人網

  他的家鄉是云南省甘洛縣,“甘洛”在彝語里的意思是把石頭丟進這條河里根本回不來,其閉塞程度可想而知。然而,那里的年輕人對于時尚、對于外來文化具有強烈的感官功能和辨別能力,他們熟悉大大小小的牛仔褲品牌,喜歡黑色的飲料和辛辣的外煙,對于流行的音樂的過分敏感完全超乎我們的想象。mtM彝族人網

  “在彝族的年輕人里,唱歌比我們動聽的大有人在,只是我們把唱歌當作事業并且比任何人都執著罷了。”月上東山的時候,他們在月色的掩映下隔山對唱,回蕩的情歌意味著幸福,意味著娛樂自己的生活――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mtM彝族人網

  曾經,美院畢業,分到電力公司工作,打牌和聊天是他在8小時以外的全部生活方式。真的只能這樣下去嗎?真的不能再有驚喜嗎?他所想要的其實是四海為家,仗劍走天涯。mtM彝族人網

  于是,他組建彝人制造的前身樂隊,來到涼山州府西昌,敲開原州長巴莫爾哈的家門......正是巴莫爾哈慧眼識珠,幫助他們出版第一張彝語專集,并且拿出自己的積蓄鼓勵他們來到北京。mtM彝族人網

  剛到北京的時候,他們住在石景山區一個小村子里,每月的房租是100塊錢。他們就著辣椒下飯,3個人擠在大門板上睡覺,甚至還被當作盲流抓過一次――因為沒錢辦理暫住證。“但是那時候我們非常快樂,有一次空著肚子半夜瞎逛,突然天降大雨,就隨便找個地方躲雨,把墻上的橫幅扯下來墊著打牌,又笑又鬧,傻樂傻樂的。那時候的快樂是容易的,是隨時隨地的,不用想明天,今朝有酒今朝醉。現在,房子和車子都有,通宵喝酒,通宵唱KTV,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上一整天,醒來卻覺得空蕩蕩的,特別失落。現在的快樂需要尋找,這種有壓力的快樂或者就是我們付出的代價。”mtM彝族人網

  真正成為藝人之后,要么很忙,要么很閑,“我們試過兩個星期不停地趕路,每天凌晨四五點起床去機場,然后輾轉到一些小城市或者縣城演出,一天要跑兩三個地方,特別疲累。”一旦閑下來,除了吃喝玩樂他又實在無事可做,常常整夜整夜地失眠。半夜三更,站在陽臺上,看著恢復寂靜的城市,他會突然覺得陌生,有一種特別強烈的找不到歸屬的感覺――唯一的好處是,他的創作大部分是在這樣的時刻完成的。mtM彝族人網

  是的,找不到歸屬,因為他永遠都是異類,在漢人眼中是,在彝人眼中也是。無論做人、做音樂還是做造型,他都顯得無意識地超前,他說時尚不是追隨大流,而讓別人追隨自己。“別人都留長發,我們就剪短發,別人都染黃染紅,我們就染回黑色。很早以前我們就戴項鏈、手鏈、西部牛仔帽,全身上下叮叮當當的,過了幾年才開始流行波西米亞。我們的音樂無所謂什么風格,可以聽到蒙古族、傣族、維吾爾族的元素,也可以聽到愛爾蘭、巴西、印度的元素,我覺得兩三年后印度和西域風格的音樂絕對是最時尚的。我希望并且自信,10年后再聽我們的音樂,仍舊是很牛的。”mtM彝族人網

  他的口頭禪是“愛咋咋地”,這是他在經歷很多變故包括前樂隊成員阿木離隊之后總結的至高的人生哲學,“想太遠想太多都是沒用的,任何事情該來就來了。”所以他的夢想就是做音樂做到死,“生命就像一道拋物線,我們現在也許還在往上走的位置,但是總有一天會滑下來,回到最初的狀態。等到年老的時候,可能我們的音樂也會回到最原始的彝族民歌。”mtM彝族人網

  離家10年,他終于知道:“我要的是一面湖水。”mtM彝族人網

編輯: 尼扎尼薇 發布: beley工作室 標簽: 彝人 制造 眼中 汽車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青海快三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