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National Litera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 > 散文

草芥風骨(三題)之廢墟上的花朵

作者:李智紅 發布時間:2002-09-06 原出處:

   我先前工作的小鎮,是一個遠在清末就已廢棄的礦山。 zJe彝族人網
zJe彝族人網
  誕生于廢墟之上的小鎮,周圍十里,除了許多毫無章法地散落在曠野之中的小土爐,便是堆積如山的廢礦渣。不論站在小鎮的那一個角落,放眼皆是滿目了無生氣的焦枯和荒蕪。除了幾家居民的小院中栽種著幾棵零星的果樹外,整座礦山幾乎不著寸綠。據說那幾株稀罕的果樹,也是小鎮人費盡心思,鏟去礦渣,從十里之外取來沃土,才得以培植成活的。因為這座廢棄的礦山,含有多種對植物生長極其有害的元素。所以一年四季,小鎮周遭總是一片單調寂寥的荒涼。zJe彝族人網
zJe彝族人網
  但也就是在這一片荒涼的廢墟之上,卻生機勃勃地生長著一種極盡質樸和散淡的褐紅色小草。它們在礦脈延伸的地方及焦枯的礦渣之上恃無忌憚地生長著。這種比礦渣還要凡俗,還要不起眼的小草,有著麻線一樣精瘦纖細的條藤和因缺少水份的滋潤而顯得十分枯焦憔悴的葉片。乍一看,全都是一付萎頓頹廢的樣子,既無生氣亦無靈氣。長年綻開著一種細碎清淡的粉白色小花,雖能保持長時間的不凋不謝,但卻沒有絲毫的芳香。因而,這些盛開在廢墟之上的小花,總是常常被人們所忽略,所漠視。zJe彝族人網
zJe彝族人網
  我之所以對這種小草深為喜愛,完全出自于對它那種倔強而又堅韌,甚至有些頑固的附著力和生命力的尊崇和敬重。你瞧,不管是平滑陡峭的萬丈絕壁,抑或是干枯焦硬的鐵屎礦渣,只要借助一滴冷露或半拉子青苔,它們便能輕松地附著生長,且逐漸會蔓延成陣勢,呈現出一種難以遏止的勃勃生機。它們作為一種弱小生命的堅毅與凜然的存在,讓我驚訝不已,敬意油生。zJe彝族人網
zJe彝族人網
  這是一種我極少見過的,有著極其旺盛的生命活力的小草。即使是在生硬的石板上,它們也能生根繁衍。把那細若針芒的根須,深扎進那些石塊細如發絲的裂紋,以吸取生長所必須的養料和水份。它們都是些干不怕,渴不死的,大無畏的小生命。我一直想不透這些看似十分凡俗普通,十分柔弱隨意的小草,何以能夠經受住礦石廢渣中那種有害元素的浸蝕,以一種令人驚詫的頑強存活下來?不過,這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種小草以自己所特有的,不可扼殺的生命活力,證明了大自然的高深莫測和不可思議。zJe彝族人網
zJe彝族人網
  我曾向當地的老鄉詢問過小草的名字,遺憾的是誰也說不出個原由。因為它們太凡俗,太渺小,太尋常貫見了。因此,壓根兒就沒有人上心過,留意過它。在這座荒蕪的廢墟之上,在那枯焦寂寥的礦渣之間,它們沒有姓氏也沒有名號,純粹是些俯拾皆得的凡花俗草。但也正是因為有了這些無名小草的點綴,才使得這座廢棄多年的礦山,這座崛起于廢墟之上的小鎮,有了一線生機。才使得小鎮周遭的那一大片持久的荒涼,隱隱透出絲絲生命的律動。zJe彝族人網
zJe彝族人網
  一個偶然的機會,在一位曾在小鎮工作多年的好友的窗臺上,我又發現了這種毫不惹眼的無名小草。它們被松散地栽種在一個漆皮斑駁的壓縮餅干筒內,依舊是細小瘦長的藤葉,依舊是零星散淡的花朵。只是暨了人工的栽培和土壤的肥力,生長得蓬勃而又蔥蘢,比起那野生野長的,少了些許的老辣,多了幾分嬌嫩。友人見我一付癡迷之狀,便對我說,這種凡俗的小草名叫“報礦花”。凡是地下有礦藏的地方,必定有報礦花生長。老友說,這種小草雖然看著瘦筋筋,干枯枯的,但耐旱好養,不造作,不嬌貴,與普通人有緣。zJe彝族人網
zJe彝族人網
  前不久,一位做礦石生意的老板送了我一盆別有情趣的礦石盆景,剛續上水沒兩天,竟然又長出了一叢鮮嫩的"報礦花"。面對著這凡俗的小草,我竟然生出一種面對老友般的感慨和激動。來自靈魂深處的振顫使我渾身燥熱淚水盈眶。這實在是一種大自然的杰作,自然界中的任何一種偉大或者卑微的生靈,都有著自己獨特的生存方式,互相依存而又互不雷同。即使是象"報礦花"這樣的小草的生存方式,也是極富有深意的。你瞧,它們雖然長于空荒,生于絕境,但扯不斷的根須渴不死的枝葉,卻永遠在譜寫著一曲生命的贊歌。它們的生命與荒涼同在,與大自然同在。zJe彝族人網

編輯: 尼扎尼薇 發布: beley工作室 標簽: 草芥 風骨 三題 廢墟 花朵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青海快三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