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National Litera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 > 散文

一路走心散文:一個人的村落

作者:一路走心 發布時間:2018-06-19 原出處:彝族人網

  船到碼頭車到站。那一輛汽車沿著彎曲的山間公路,向著一個山坳口方向顛簸而去,當停靠在大山腳下ax pu a mat(孩子外公外婆)家門口的時候,我們算真正落腳到了斯阿祖村莊。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ax pu a mat(孩子外公外婆)家為四合的落院,大門朝向公路邊。正房一樓一底,里面木頭結構,框架、樓板、樓梯、隔斷、陽臺均是實木,外面砌水泥磚墻,彝漢結合的一棟工字型房子。廚房、飯廳、洗漱間、小型“超市”、雜物間依主屋緊鄰而建,余下一堵墻壁合圍成院。從里面走出來,大門口去公路中間的路上,可以勉強停放兩輛車。左邊靠大門小”超市”的外墻面開了一個窗口,窗口邊有一水泥石桌,四方四個石凳,旁邊一株小核桃樹,曾在一個繁星點點的夜晚,我一個人坐在那里數過星星。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正當我從汽車里出來時,看見窗口面前的石桌上坐著幾個人,中間石凳上放著幾瓶散裝白酒、幾個酒杯。ax pu(孩子外公)身邊有趕場路過之人,有放牛馬回來之人,有地里勞動經過之人,鋤頭、蓑衣、牧鞭、氈帽、電瓶車各種各樣擺放一旁。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ax pu(孩子外公)繪聲繪色講述,旁邊之人不時附和,乃至他的哥哥來了他都沒有發現。我們一起來的o vut(尊稱,岳父的哥哥,一位退休之人回家鄉)走近他們,寒暄去了。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點頭禮貌招呼之后,我從大門走進了院子里。雖然經常來這里,可好多人我還是不認識,很少參與村民活動,外加沒有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勞動在這里,這個村落我只算過客,融不進村里人的生活。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在這樣的背景與語境下,這個村莊對我來講,某種意義上,也許就是一個人的村落。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a mat(孩子外婆)與內弟(城里上班,也是周末回家)正在商議做什么菜,看見我們進來,就說:lo bbo ax pu(聾子爺爺)好了傷疤忘了疼,今天莫名其妙喝起了酒。從不怨天尤人的岳母今天似乎有點怨氣,而且她根本沒有告訴ax pu(孩子外公),我們今天帶o vut(尊稱,岳父的哥哥)回家來這件事情。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ax pu(孩子外公)近年來狀態不是很好。時不時感冒咳嗽,進了幾次醫院后,沒有沾酒了,外加耳背以來,基本上過的是孤苦伶仃的日子。但我深知他不甘寂寞,做了幾十年村支書的他,在這里話語權還是有的。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在我與愛人的干預下,決定晚餐只殺一只雞,臘肉香腸和青菜白菜配齊就可以了。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于是我又無事可干了,又成了阿爾貝?加繆筆下的《局外人》。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落得一身輕松以后,我想去看看去年偶然發現的那個鳥巢。走到院子外面公路上,只見一股清水順著公路流了下來,估計上面水管又爆裂或滲漏了。上面大山腳下的鳥窩我是看不成了,于是我朝房屋下面走去,幾步后折向公路右邊一條剛剛硬化不久的便道,我知道順著這個方向穿過田野,滑坡下去可以到斯阿祖無名河流。無名河流溝谷里險灘、溪流、奇石、苔蘚植物、花草樹木,風景獨具。雖然海拔只差幾百米,可從村子里走下去爬上來至少二個時辰。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踏上那一條小路時,我知道此刻以后,我把村落變成了一個人的。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一個人閑逛與溜達,走走停停在村落里面,在別人眼里是比較另類的,可我喜歡和受益這樣的狀態。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走了幾步,突然一條黑犬直端端向我走來,嚇得我一身冷汗。三角眼,耷耳朵,大鼻頭,平直嘴,毛發較短,鐵青披掛獅子頭,典型的nuo su shex ke(彝人攆山狗)。知道它的身份以后我就不怕了,攆山狗品質高貴,不會與一般人見識,也不可能與我計較狹路相逢,而且我這個丑陋的俗人它根本打不上眼,它要對付的都是野生動物。它踏著堅毅的步伐,從我的身旁輕輕而過,無視我的存在。據我所知,村子里養狗主要是護院,shex ke(攆山狗)幾乎絕跡,深山里多年前就沒有獵物可攆了,難道它也是像我一樣來這個村莊游蕩,感受一條狗的村落。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與狗不辭而別,我走到那條硬化路的盡頭,踏進了莊稼地里的小路。小路上雜草叢生,人踩上去,踏實的感覺,我驚奇于道路上的雜草,它的生命力之頑固,越踩越堅強。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小路兩邊各有一片旱地,旱地有坡度就不怎么平整了,生長在土地里的玉米成排列陣,傾斜向河谷方向。左面地里的玉米與我齊肩,而且有些已經抽了穗,而右面地里玉米像剛長出不久,嫩綠嫩綠的,高十公分左右,株株根部旁撒有一小撮化肥,顆顆晶瑩剔透,似乎期待一場細雨來潤化。品種還是播撒時間問題,于沒有農作常識之我,基本無解。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小路上偶爾有小蟲路過,蜂蝶飛過,我為它們讓了路,大家都是生命,更何況我是村落之外而來的客家。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近觀視覺疲勞,慢慢調整視角。由低向高處,我向來的方向一回望。一座座房屋掩映在大地、樹木與田地中間,偶有一戶升起裊裊炊煙,一份恬靜自來。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順著崎嶇的鄉間小路,我向下一路走去。走到一個突然聳立的小山坡時,我抬頭望向那個遠遠的山坳,山脊里游云飄忽不定,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我看不清它們到底要干什么。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靜立在那里,此刻我聽到了鳥兒的鳴叫聲,嘰嘰喳喳。有黃鶯、麻雀、杜鵑、喜鵲,還有一些不知名的也在其中,有些偶爾停在電線電桿上,有些偶爾停在樹梢上,也有停留在玉米上地里的,當然大多數是飛來飛去,不停地在覓食。我無意攪擾,輕放著腳步,根本不敢發出任何的響聲,讓它們在自己的世界里歡快暢游。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站在那個小山坡上,我走到四周瞭望。我看見了左右兩邊遠遠的斜坡處有層層梯田,一小塊一小塊錯落有致,小巧玲瓏,整片規模也不大。梯田里剛長出了綠油油的稻草,在晚霞的映照下,養眼又風景獨好。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這個村落里旱地與水田緊鄰,這種現象少見,可能是土地坡度與水源關系,造就了這樣的自然景觀。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站在那里,我也聽到了腳底下峽谷里傳來嘩啦啦的流水聲音,可今天無緣下去一睹。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返回的不是原路,我直接從莊稼地里穿插爬坡上來,走進了ax pu(孩子外公)家的青花椒林。今年的青花椒長得密密麻麻,顆粒飽滿,碩果累累,是個產量豐收年。今天的豐收市場說了算,產量低價格高依然豐收,產量高價格低豐收不了。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這片種了十來年的青花椒林,太過茂密,人走在里面,根本看不見外面,外面的人也看不見里面有人在活動。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就這樣,一個人隱沒于一個村落了。HeH彝族人網


HeH彝族人網

  (2018年6月3日晚上 落筆苦悶居)HeH彝族人網

編輯: 發布: 阿著地 標簽: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青海快三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