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National Litera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 > 文學評論

以生命思考為基座并由此追索意義而構建自我詩學空間的詩歌創作——沙輝詩歌評論

作者:馬蘭 發布時間:2019-04-01 原出處:彝族人網

  詩歌最鮮明的特征之一,即是它在內涵上具有某種程度的混沌性。這當然不是說它無從辨析、捕捉,而是指這些可明確道出的成分并不能窮盡它的全部內涵,有一些東西是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抒情性俞強的詩歌俞是如此。正是在這一點上詩歌與其他的敘事性文學拉開了距離。那么相對來說,從什么角度的闡釋能夠與這種“混沌性”更貼近一些呢?這也許是需要從一些“大的方面”去著手逼近它在“混沌性”之下的“明確性”的。我們理解沙輝的詩歌也是如此:他的詩歌看似很有“明晰度”“明確性”,又內含著許多的人生感悟與復雜情緒,即在明晰與明確之下又有一定的混沌性。以下試著從情感世界、創作格局和文化依托三個維度對沙輝的詩歌進行分析評論。
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沙輝照片ddd.jpg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一、情感世界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從情感描述的角度解讀新詩,描述本身就帶有更大的包容性、空白性,這就避免了從“主題思想”出發所下判斷的干枯和簡單。情感作為一種心理事實,人的情感最顯著的特色即是其“渾融性”,詩人的情感邏輯處于一種被遮蔽的狀態。即便如此,詩歌文本的背白還是可以覓到情緒邏輯的線索。有欣喜、有嘲諷、有順從,情緒邏輯易變,但真誠。如沙輝在詩歌中這樣表達一種“人生”的情緒: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想到云朵上面去,在郁悶的時候Kxm彝族人網

  仰躺在云朵之上,面朝幽藍的天空Kxm彝族人網

  把一身的塵世遙遙地拋在身子下面Kxm彝族人網

  悠悠飄蕩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想到云朵上面去,煩躁的時候Kxm彝族人網

  拿起煩躁,就像一堆堆棉花Kxm彝族人網

  在上面任意踩踏Kxm彝族人網

  一解我的怨氣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詩人想要傳遞一種復雜的情緒,卻用“云朵”的意象以及“兒童化”的語言,將復雜而深遠的情緒變得“單純”。借在云朵上的感受向讀者傳達情緒的感受,緊接著又由這種意象——在云朵上展開新想象: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想到云朵上面去,陽光溫暖的日子Kxm彝族人網

  暖暖地躺在上面曬著太陽Kxm彝族人網

  塵世的風只是在遙遠的地方呼呼地吹Kxm彝族人網

  歌聲飄來,想著塵世和戀人的時候Kxm彝族人網

  翻身向下,托著腮幫子看個夠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想到云朵上面去,讓身子和思緒一樣輕Kxm彝族人網

  讓生命和命運,同樣地晴空萬里Kxm彝族人網

  潔白無瑕……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由此,詩人又瞬間將意象轉化為情緒,舒展開來,給人以豁然開朗之感。這一系列由情緒到意象,再由意象到情緒的轉化,似乎暗含著作者對“人生”的理解——復雜的人生若用簡單的眼光看來,怕也是一樣潔凈無邪、簡單明了!這,又怎能說不是一種人生哲學呢?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從詩人創作的角度而言,是把自己的情緒之流轉換成不斷變化的情境,并且讓情境與情境、意象與意象之間產生某種時張時弛的律動感;從讀者欣賞的角度而言,則是順著詩中情境與意象的變換,感受到那種用散文無法表達的情緒之流。“詩緣于情”本身就是中國詩歌的古老傳統,作為一種傳統的闡釋范式,這無疑也是非常成功的。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詩人情感常常是碎片化,情緒成為情感的變體存在,成為詩歌創作的主要經脈。然而,與其被動闡釋詩歌文本中的情緒情感邏輯,不如主動把握詩的真諦,從詩的內在肌理入手,研讀詩人所處環境的情感倫理。情感倫理,即情感關系之條理性與規約性。一個人生活在社會群體中,受社會情感規范的影響和約束。詩人個人的豐沛情感往往與情感倫理的存在沖突,引發詩歌。詩人沙輝這樣記錄: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真正離開人群的時候,你才是Kxm彝族人網

  真正的你自己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在那黑夜,點亮自己Kxm彝族人網

  看見硬的傷,一層一層掉落已然壞死的歲月痂屑Kxm彝族人網

  抽打一粒小小的塵埃,追逐靈魂一枚艷麗的毛羽Kxm彝族人網

  那一刻,自己的一生感覺只有那么輕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一生那么長又那么短Kxm彝族人網

  什么時候才是真實的自己?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人就自然而言是社會的一員,人的安全和享樂需要保全他的自然。他的完美在于其自然才能和性情的卓越或成熟。換句話說,在于他能夠成為其所屬的整體中出色的一分子。所以,無論個人意在成全自己還是其所屬群體,它對于整個人類的影響是一樣的:無論有何意向,他都必然會珍視對人類的熱愛,將之視為其性格中最有價值的部分,這是正直的根本,正是如此,才使人們把這個意義上的正直,看作是最為崇高的性情或心靈的習性。” 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七情六欲下的詩人或順應情感邏輯,或反情感邏輯而動,都是為了將內心世界的情感倫理有效傳導給讀者,完成倫理上的教化。真誠與否,癥結在于是否看重倫理教化,是否具有內心的真善美以詩的形式推及大眾的勇氣和能力。“只要人們愿意深入到自己的內心中去,詢問自己的靈魂,再現那些激起熱情的回憶。他們就會知道,詩除了自身外并無其他目的,它不可能有其他目的,除了純粹為寫詩的快樂而寫的詩外,沒有任何詩是偉大、高貴、真正無愧于詩這個名稱的。” 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二、創作格局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詩歌不是一堆各不相干的意象的機械組合,甚至也不是比喻與象征。因為詩只有在詩人的創作與讀者的欣賞過程中才真正成為詩。詩歌在靜態時只是一般的語言陳述,只是分行排列的散文。只有在創造與欣賞的動態過程中才真正“生成”為詩。沙輝的詩歌創作兼具磅礴和溫婉風格,經常傾向于在生命和生活的幽深細微處發掘詩意并試圖賦予其一定意義,并善于圍繞著自己的生活所見所感展開,闡釋自我,剖析自我,大約無限接近真實的自我就是他創作的動力和“初心”,這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明心見性。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很多時候,我發現Kxm彝族人網

  我不是我內心里的自己Kxm彝族人網

  夾在兩邊都是時光幕墻的巷道Kxm彝族人網

  我只有不停地,單向匆匆“行駛”Kxm彝族人網

  向著我的終點。偶爾一瞥Kxm彝族人網

  時光鏡上,笑容的背后站著悲苦Kxm彝族人網

  歡悅的影子是苦澀,心靈的漣漪層層Kxm彝族人網

  卻被淹沒在匆匆時光的深海區。Kxm彝族人網

  從某天開始,我看見Kxm彝族人網

  柔弱了的、蒼老了的母親,隔著Kxm彝族人網

  時光的鏡片,對著我微笑Kxm彝族人網

  我卻不能向她伸手,握住她的手。Kxm彝族人網

  很多時候,我看見自己更像Kxm彝族人網

  一枚繡花針,在親情間穿針引線Kxm彝族人網

  卻從未偏離自我軌道。我一致Kxm彝族人網

  被夾在時光幕墻的巷道,匆匆單向“行駛”Kxm彝族人網

  這左邊是過去的時光之墻Kxm彝族人網

  這右邊是未來的時光之墻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很多時候:Kxm彝族人網

  “我只是浮現在時光鏡面上的一個虛像Kxm彝族人網

  鏡像里,我始終是個被遺棄的人”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詩人沙輝思考著“我是誰”?我的名字、社會身份、擁有的物質生活甚至是我的身體,這些是不是我,還是它們只是我的屬性,把它們從“我”中去掉后,那個“我”還是我。隨著對周圍環境認知能力的加深,自我意識慢慢的出現了,我會用自己的眼光去觀察周圍的一切,用自己的內心去感受“節氣”“世事”;體驗“友情”“愛情”。感知外部世界和內在的情感,無外乎都是在追尋那個在時間和空間中的真實自我。我的“生命”與“故土”構成了時空的維度,是它們構筑了我。我之所以是我,我又從哪里來,又將到哪里去?詩人沙輝找到了自己的答案——祖先是根。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是啊,我是阿普篤穆的后裔Kxm彝族人網

  我是杜穆惹牛的后代赤格阿魯的兄弟Kxm彝族人網

  高山性格養育我高遠的情懷Kxm彝族人網

  柔水情意滋潤我善良的秉性Kxm彝族人網

  即使生活在花花綠綠的都市Kxm彝族人網

  我也不能不保持一顆淳樸之心Kxm彝族人網

  簡單樂天的生活Kxm彝族人網

  啊,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為Kxm彝族人網

  我是一個穆古炯諾惹Kxm彝族人網

  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為Kxm彝族人網

  拓荒的祖先Kxm彝族人網

  離我不遠……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以上從宏觀的角度分析詩人沙輝創作的思維運作過程,梳理出他的“創作格局”,即是哲學式的思考“我是誰?我來自哪里?將去向何處?”我們謂之為人生。那么人的一生又該怎樣度過?人生是一場修行——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因耳濡目染潛移默化難免會沾染多多少少塵世的惡俗,修行的目的就是為了明心見性,以期達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境界,能夠讓我們在離開人世的時候可以和我們初到人世時一樣天真無邪。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三、文化依托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詩論表達了詩人的理想、愿望或者理性層面的詩學構建,而詩作更多地受到特定時刻的情緒影響,更多地呈現了歷史沉淀下來的深層心理。在所有的文學體裁當中,以詩歌與本民族傳統文化關系最深、最富有韌性。與小說、戲劇等敘述性文學不同,詩歌拋棄了對現實圖景的模仿和再造,轉而直接袒露人們最深層的生命體驗和美學理想。詩人沙輝將自己對民族文化傳承的理解寫成了詩。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同時,詩人沙輝也認為:作家生活的環境,如世代生存的村落、一直以來秉承的傳統生活方式、以及這樣的生存環境和生活方式與時代相互激蕩而產生的“精神陣痛”,等等,凡是能夠在作家內心引起思索、感觸和痛楚的,都會直接影響著作家張開自己的喉嚨。……民族情感是來源于衣胞之地的,是與生俱來的,是與自己血脈相連中產生的精神情結、情懷。因為認知、感知而產生的對于民族的情懷、對于故土的情懷,就是藝術的一種最為真誠的精神態度的生發和來源之一。功利的或者是外界強加的,很少也很難產生真藝術,唯有靈魂深處迸發出來的情感方可稱之為藝術的真情感。……因為成長環境和成長史,會成為詩人的思想以及看待世界的眼光和態度的一部分。正因為“我”是彝族,才會有了“是這個樣的我”的所謂作品。可見,沙輝具有樸素的民族文化傳承觀念,認為“我”之所以成為“我”,那一切都是以祖先留下的文化為依托的。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當現實圖景的運動帶敘事性的文學在流轉中較快地過渡到一個新的歷史時代時,詩還是無法掩飾人內心深處的穩定的一面。于是,詩就被“擱淺”了,讓人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民族的集體無意識心理。下面這首詩中就隱藏著詩人對民族特性的自省: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家鄉的山坡沉默著許多石頭,偎依著Kxm彝族人網

  歷史的童年沉睡。如同默默的記錄Kxm彝族人網

  當年我放牧的牛羊,纏在它左右啃食生命草的時光Kxm彝族人網

  它也許把我童年的身影,悄悄刻在了它深層的年輪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哦,其實,石頭的內心,躥動著生命的熱火Kxm彝族人網

  我也愿是一塊有熱情的石頭,當我劃過歷史的天空Kxm彝族人網

  或者自我生命的歷程Kxm彝族人網

  我愿意看到那一道火紅火紅的亮光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詩人沙輝也談到過:民族性格是固有地存在的,是一個民族成其為“這一個”民族的重要特征之一。這正如民族文化是民族的重要標示之一。若少數民族沒有民族性格和自身的文化傳承,則這個民族雖存在也是名存實亡。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確實如此,“沒有任何一種藝術能像詩歌那樣頑固地恪守本民族的特征”。傳統文化則內在地決定了詩歌的深層心理、基本思維和審美趨向。也正如詩人沙輝認為的那樣:那些具有“混血”性質的,具有異質(即個性)的語言和感覺,雜糅上敘事和抒情(即敘事是表現形式的,而抒情是內里的)之品質的詩歌才是最具有發展前途的。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結語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詩人沙輝是一個無時不在思考著生命的嚴肅的寫作者,他可謂是用他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分每一秒的生命來思考生命的人。他曾在一章散文詩里對生命的匍匐在地般的歌詠中有這么一句:“千萬年之后,天空是我的墓地,月亮是我的墓碑,而星星,是我墓地里的點點野花。”有網友將其評論為是堪稱現代版的《登幽州臺歌》,“沙輝在他的詩歌里隨處可見、他自己想繞開避開也無法繞開避開的例如‘歲月’‘時光’這些用語,無不是對生命和生命的存在的嚴肅思考和抒寫。而我相信,對于嚴肅地對待和思考生命的人,沙輝的詩歌具有著非常特殊的意義和價值。他對生命的專注的思考和抒懷,實屬不多見。我們又理由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沙輝的詩歌會自然越發顯示其特殊的意義和價值。”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由此,詩人沙輝以“時刻用心”的執拗和較真,認真思考生命,探窺精神意義上一切生命的生存狀態,并以此為基座展開自我生命意義、創作意義的追索而構建起了自己的創作空間、詩學空間。Kxm彝族人網


Kxm彝族人網

  (2019.3.30)Kxm彝族人網

  (馬蘭,現居成都,文學編輯)Kxm彝族人網

編輯: 措扎慕 發布: 措扎慕 標簽: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青海快三直播 重装机兵3赚钱bug 刷信用卡的pos机如何赚钱 审核图片赚钱 开个吸附店赚钱不 怎样通过视频链接赚钱 可以赚钱的答题软件哪个好 dnf9级炼金术炼什么赚钱 七座suv怎么赚钱 2018开店最赚钱的项目 开零食多赚钱吗 ff14生活职业赚钱吗 车载赚钱 10开赚钱 qq华夏什么职业赚钱 怎么做百度赚钱 糖花糖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