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 National Cul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傳統文化 > 彝族文化傳承與保護

畢節市彝族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轉化和創新

作者:王純亮 發布時間:2016-08-02 原出處:畢節日報
 
↑彝族風
 
 
↑火把節狂歡
 
  畢節是一個非物質文化遺產十分豐富的地區,各民族在開發建設畢節的歷史進程中,都創造了燦爛輝煌的優秀文化。近年以來,各縣(區)在加強保護工作的基礎上,通過資料搜集、研討論證等工作,使我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成果豐碩,各具特色。其中,彝族非物質文化遺產亮點紛呈。
 
  《撮泰吉》——國家級“非遺”代表作
 
  《撮泰吉》2006年5月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1984年,一個流傳于赫章縣珠市鄉阿西里西村、威寧自治縣板底鄉裸嘎寨一帶的劇目《撮泰吉》被發掘出來,引起了學術界的極大興趣。
 
  在赫章縣珠市鄉阿西里西村,因其獨特的民族民間文化享譽四方,其中《撮泰吉》以其獨一無二的民族民間藝術特色讓人驚嘆。
 
  而《撮泰吉》這項非物質文化的傳承人、58歲的蘇萬朝,就是這項特色文化藝術的領軍人。
 
  近幾年來,為保護和傳承赫章彝族民族民間文化,蘇萬朝自發組建了15人的阿西里西韭菜坪天上石林景區民族民間文化藝術表演隊。
 
  談起《撮泰吉》,蘇萬朝最有發言權:“它反映了一種人們乞求五谷豐登、向往幸福生活的原始狀態,它的意景深邃而雋永,表現的形式具備了中國戲劇產生的基本元素,頭戴面具、身著黑衣的演員,以粗獷的肢體語言和奇異的發聲,表現了祭祀、耕作、喜慶、掃寨等情景。”
 
  在畢節市赫章縣和威寧自治縣,還有很多蘇萬朝一樣熱衷于民族傳統文化的民間藝人,他們憑借著對自己民族文化的敬畏之心,為挽救非物質文化遺產默默無聞地奉獻著。
 
  “也有那么一些年輕人愿意和我一起努力,撿拾這瀕臨消失的非遺‘珍珠’。”蘇萬朝說。
 
  雖然如此,但說起《撮泰吉》能否更好地傳承,蘇萬朝其實多少還是有點擔心。“《撮泰吉》的根脈不能斷,所以加強培養接班人刻不容緩。”他說。
 
  2010年來,蘇萬朝和表演隊將《撮泰吉》搬上舞臺,并多次獲大獎。它不僅是一種神秘的祭祀儀式,更是“中國戲劇的活化石”(曹禺先生語)。
 
  “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只有大家都來保護和傳承民族民間文化精品,才能把其‘根脈’永久延續下去。”蘇萬朝說,他目前所做的,也正是《撮泰吉》根脈的延續。
 
  時隔正式發現《撮泰吉》30年后,畢節烏蒙演藝集團將該劇搬上了戲劇舞臺,它既保留了原生態演出中的主要內容,又根據舞臺表演的要求對劇目進行了合理豐富,呈現出一種全新的面貌。
 
  不久前,央視戲曲頻道《戲曲采風》欄目分上下兩集推出了彝族古劇《撮泰吉》,《撮泰吉》還到國外進行展演,都深受觀眾好評。而今,《撮泰吉》正逐漸被世人所知,也正是有這樣一幫堅守在非遺傳承道路上的人,將其真正的價值不斷地發掘和彰顯的結果。
 
  彝族鈴鐺舞——血性的烏蒙舞蹈
 
  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鈴鐺舞”主要流傳在烏蒙山區的彝族聚居區。彝語稱“懇合唄”。“懇合”,指祭祀禮儀中唱經的歌,“唄”即跳的意思。合起來就是通過舞蹈表演的形式加上歌師的訴唱來祭奠死者之意,是彝族先民在祭祀教化活動時按倫理輩分和長次舉行高歌創業公德的騎馬戰狀舞蹈。
 
  鼓點鏗鏘,銅鈴悅耳。隨著鼓點與銅鈴節奏,舞者翩翩起舞,時而萬馬奔騰,時而急雨過川——這就是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彝族“鈴鐺舞”。
 
  隨著時代的發展,鈴鐺舞所表現的內容也產生變化,從單一的喪禮舞蹈演繹出來,現在,“鈴鐺舞”的內容主要表現傳統的生產生活場景,經過藝術化處理,內容健康,風格樸實,充滿血性。
 
  “鈴鐺舞”主要體現彝族先民在與大自然的搏斗中翻山涉水,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勇斗豺狼虎豹,然后男耕女作,生息繁衍的大遷徙的壯闊畫面。
 
  由于彝族有婚嫁、喪葬皆歌舞的習俗,鈴鐺舞又具有廣泛的群眾性,因而得以世代相傳,并保持著完好的原生狀態。到今天,彝族鈴鐺舞歷經2800余年而不衰。
 
  彝族“鈴鐺舞”不僅是彝族民間的舞蹈,更是展現彝族同胞民間習俗及歌舞藝術的歷史畫卷。
 
  目前,在威寧自治縣和赫章縣,創新發展的彝族“鈴鐺舞”不但經常搬上個大舞臺,還走入當地的中小學校,被列入部分校園的“大課間操”進行傳承,向好發展。
 
  彝族漆器髹飾技藝——“漆器之鄉”的驕傲
 
  2008年被國務院命名為“大方彝族漆器髹飾技藝”,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1年,大方縣成功申報為第一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示范基地,并成功申報兩名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
 
  《大定縣志》有言曰:“漆樹生山間,其汁可髹物,其實可以作蠟,最切于人生日用之需,惟實則每歲皆結,而汁則必間歲而始割,否則,不惟無汁,反于樹有損。其臭氣甚烈,驟觸之令人痛腫,故衛生家宜遠避之。”
 
  大方生漆質量佳,人稱“方漆清如油,照見美人頭,蕩起虎斑色,擔起釣魚鉤”,與茅臺酒、玉屏簫笛并稱貴州“三寶”的大方漆器,皆因得天獨厚,采用大方生漆為主要原料制作成型而名揚中外。
 
  1949年后,大方漆器從成立生產合作社,到組建國營大方漆器廠,老藝人的技藝得到充分發揮,年輕藝人得到培養和鍛煉。
 
  彝族人高光友是縣里兩名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之一。上世紀80年代末期,高光友到大方漆器廠工作,認識了恩師楊少先。
 
  曾經的大方漆器制作是家族式傳承,傳男不傳女,直到改革開放后,老手藝人才逐漸轉變觀念,楊少先看中了高光友的勤奮好學肯吃苦,逐漸將自己的一身本領傾囊相授。
 
  高光友多次去揚州、福州考察漆器產品制作加工,在充分調查、對比、思考基礎上,他認為重振彝族漆器技藝,必須做到傳承保護與開發創新并舉。
 
  “就漆器產品而言,它的根基和靈魂是彝族漆器傳統技藝以及附著其上的彝族傳統文化內涵,但因為現代人的生活需求、審美需求不同于以往,漆器需要在傳承技藝基礎上尋求變化。”高光友說。
 
  高光友的兒子高俊說,除了繼承傳統工藝外,還派人到外地學習先進工藝,使大方漆器工藝在原有的基礎上有所創新。
 
  他熱愛的大方漆器不僅與彝族傳統文化相關,也與現代生活需求相關,更與地方的社會經濟文化發展相關。
 
  高光友說,中國(貴州)彝族文化產業博覽會于今年8月在大方舉辦,“屆時,我與其他漆器手藝人將在家門口為八方來客展示新時代的大方漆器。”
 
  總之,責無旁貸的堅守和努力應對發展的困難,將技藝傳承與開發創新并重,畢節彝族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的傳承與創新轉化不斷向好,是令人欣慰的。
編輯: 阿著地 發布: 阿著地 標簽: 畢節市 彝族 非物質 文化遺產 傳承 轉化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青海快三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