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 National Cul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傳統文化 > 彝族文化傳承與保護

非遺﹒聲音

作者:曉夫 發布時間:2013-06-10 原出處:涼山非遺報/彝族人網

“我們下鄉演出,臺下的觀眾只有老人和小孩,年輕人都到外面打工去了。” Ovm彝族人網
  ——在2013年云南省兩會期間,8名文化領域的省人大代表接受媒體集中采訪,介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的現狀并獻計獻策。后繼乏人、資金短缺、觀眾流失等問題,成為“非遺”傳承中代表們普遍感到憂慮的問題,來自文山的壯劇團演員黃劉燁代表深有同感,如是反映.Ovm彝族人網

“毛骨悚然”Ovm彝族人網
  ——青蔳田山歌的新一代傳承人周美紅說,孩子在家中聽到她播放錄音練習時,覺得這種“老土”的曲調像哭喪歌曲,令人“毛骨悚然”。另一個民間藝人吳阿多老人也說,她曾嘗試在家中教子女演唱,但子女都一致認為這種曲調太難聽,依依呀呀唱了很長時間都沒有把想表達的內容說清楚。她的孩子很擔心唱這種曲調會被同齡人嘲笑是 “農民”和 “土老帽”。Ovm彝族人網

“這是哪里來的神明?人間再沒有這樣的境界!這鼓一聲,鐘一聲,磬一聲,木魚一聲,佛號一聲……樂音在大殿里,迂緩的,曼長的回蕩著,無數沖突的波流諧合了,無數相反的色彩凈化了,無數現世的高低消滅了……”Ovm彝族人網
  ——詩人徐志摩在《常州天寧寺聞禮懺聲》中,曾對天寧寺的梵唄唱誦給予了如此瑰麗的贊美。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天寧寺梵唄”,向來為南禪梵唄韻腔之代表,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南北朝時期。Ovm彝族人網

“少數民族的這些傳統藝術逐漸邊緣化,再不提倡就消失了。”Ovm彝族人網
  ——說起“非遺”的生存現狀,到過40多個民族地區的胡松華也頗感憂慮。Ovm彝族人網
 Ovm彝族人網
“人都向錢看了,不像我們這些老人愿意傳承,想留下點老的東西。”張桂蘭希望,叫賣能走進課堂,作為孩子們的普及課,“這樣總能找到幾個感興趣并堅持下來的孩子。”Ovm彝族人網
  ——老北京叫賣是北京市“非遺”項目,已經進入市級保護名錄。79歲女叫賣大王張桂蘭表示張桂蘭老人也感嘆,叫賣這行發展力小,前途小,掙不到錢,吸引不到人來學。Ovm彝族人網

“無論我們走多遠,不要忘了自己從哪里來!”Ovm彝族人網
  ——2012年廣東省兩會期間,委員陳星認為,廣東要建設文化強省,必須保護好非物質遺產。她說,重“申請”輕普查,重效益輕保護,是各地保護非遺的通病。陳星說,非遺的傳承人承載著文化的命脈,但目前大多數民間傳承人的生活窘迫陳星聲音哽咽,流下眼淚。Ovm彝族人網

“創新,有時也是一種毀滅。”Ovm彝族人網
  ——干了多年非遺整理、保護工作的寮步鎮文廣中心的黃榮顯得有點無奈。與深圳、佛山等地非遺項目相比,東莞非遺項目數量不少,質量也不差,但缺乏商業化運作。因此,從比例上看,創新推向市場的非遺項目寥寥無幾。Ovm彝族人網

“沒有她,就沒有家,可被單戲誰來傳承?我做夢都想收徒弟。”Ovm彝族人網
    ——妻子患腦瘤,被單戲傳人安縣雎水鎮東林村4組皮正全棄戲從醫,非遺文化面臨失傳。Ovm彝族人網

“十個人當中,恐怕連一兩個都不到吧。” Ovm彝族人網
  ——廣東佛山有60項非遺項目,其中國家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多達13個,數量位居全省地級市第一,可這一情況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能列舉出多少項,介紹它的淵源?多少項目瀕臨滅絕,多少傳承人黯然老去?佛山市民間藝術社的謝偉松有點悲觀。謝認為,許多民間藝術被漠視了,“追逐別人的洋裝,卻把自己的好東西打入冷窖。”Ovm彝族人網

“從苗族的歌聲和服飾中可以看出,她是用美麗回答一切的民族,無論面對怎樣的壓力,都要快樂而精彩的生活。”Ovm彝族人網
  ——雷山縣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苗族聚居區,雷山縣縣長袁剛代表覺得正是由于苗族同胞與生俱來的生態意識,造就了雷山的和諧之美,因為堅守苗族原生態文化品牌這條生命線,形成了富民產業,成就了雷山的差異化競爭優勢和市場賣點。Ovm彝族人網

“非遺傳承制度建設應先于產業化”Ovm彝族人網
  ——《工人日報》署名文章指出,有效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實現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就必須首先制定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而不是先將市場化、產業化提到前臺。Ovm彝族人網

“非遺”也有一雙隱形的翅膀,“非遺”要振興,還必須要走出民間,面向都市群體,讓“非遺”展現在人們的視線里,喚起人們對非遺的感性認識,這才是第一步。Ovm彝族人網
  ——署名上官云熙的作者在網上如是說道。Ovm彝族人網

“1949年統計時為360種,1982年統計為317種,2004年再次統計時發現,大陸現存戲劇品種僅為260種左右,短短的60年間,損失了傳統劇種134種,占戲劇品種總量的35%。”Ovm彝族人網
  ——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加速發展,已經給人們傳統的生產生活方式帶來了重大變化。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中國民俗學會理事長劉魁立以戲曲品種的變化數據側面印證了這一觀點。Ovm彝族人網

“中國非遺保護應“還俗”民間”。Ovm彝族人網
  ——中國民俗專家、國家非遺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烏丙安認為,非遺原本就存在于民眾的日常生活中,但由于種種原因變成瀕危的遺產。他認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不能永遠停留在“展演”、“表演”之上,因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不是“演員”。Ovm彝族人網

“不少村民家里都有了電視、電腦,但淮海戲這種傳統的文藝形式反而更受歡迎,這說明其獨特的藝術魅力不可替代。”Ovm彝族人網
  ——沭陽縣淮海戲劇團團長王美娟說,因為市場需求旺盛,他們近來把出場費從3500元提升到5000元,演出場次不減反增,淮海戲在民間大有市場,可以說村民現在聽“土聲音”就是時尚。Ovm彝族人網

“申遺,如同含化針尖上的蜂蜜,甜一定足夠,卻也極有可能被戳痛。”Ovm彝族人網
  ——《京九晚報》晚報記者班琳麗撰文指出,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發掘、整理、保護和申報上,是不是也需要在舍和得之間,運用舍和得的視野和高度,檢索、海選、深挖、提升,整理出一批更具地域特色的“拳頭”項目呢?五指三長兩短,雖各有不可替代的功用,總不如握起的拳頭更有力量。Ovm彝族人網

編輯: 阿著地 發布: 阿著地 標簽: 非遺 聲音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青海快三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