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學 Yi Study

當前位置: 首頁 > 彝學 > 彝學研究論文精選

有關涼山地區諾蘇宗教的九項論題

作者:魏明德 發布時間:2002-11-21 原出處:

  本研究并非對涼山地區諾蘇宗教的信仰與儀式作一系統性的介紹,許多中文著作已有清楚而詳盡的簡介。本研究宗旨在于提出九項論題,表達的方式也許較具挑戰性,然而卻可以幫助我們對諾蘇宗教的全貌有進一步的了解。只要是稍微留心的讀者,就會發現現存有關諾蘇宗教與信仰的描述方式的確存在不少問題:「諾蘇的宗教體系與我們所知諾蘇社會的發展,有何相關?」「諾蘇宗教與中國其他的宗教有何關聯?」「若與全世界的宗教體系相較,如何爲諾蘇宗教定位?」「彜人的宗教實踐與其神話、故事之間的關系爲何?」本份報告無法回答所有的問題,然而期望能夠讓研究同好注意到某些研究的方向,若進行團隊的研究,則能尋求更明確的結果。XM4彝族人網

  本研究采論題式的報告,盡可能簡潔直接。本報告參考現存的研究,但并不希望陷于學術性的爭辯。此外,本人并不確信這里所有的論點完全都是正確的,個人認爲這些推論應有其可信度,相信不管本人的推論正確與否,若能拋磚引玉,爲建構諾蘇宗教的整體論點而言,同樣是跨出一大步。XM4彝族人網

  1. 凡論及諾蘇宗教的源流與型態,一般人都以「原始宗教」爲了解的起點。涼山地區的諾蘇宗教并非原始宗教,反之,該地的宗教不僅僅是隨著歷史不斷進化的結果,而且其宗教型態的現況有可能是發展到晚期才告定型。XM4彝族人網

  凡對涼山地區的宗教研究感興趣的人都知道,在學術性的簡介上習慣一開端就將涼山地區的宗教歸類爲「原始宗教」。因此,一般人相信諾蘇的信仰與儀式再現了幾千年前的宗教型態,或者反映了其他類似社會的宗教信仰現況。XM4彝族人網

  本人認爲,若要了解諾蘇宗教,應該將諾蘇宗教發展的現況視爲長期的、復雜的、持續的歷史進化的結果。諾蘇宗教并非原始宗教,而是歷史性的宗教。因此,我們似乎不宜在一開端就將諾蘇宗教化約爲亙古不變的「原始核心」,而應試從我們所知的諾蘇社會的發展史,與涼山地區的宗教特性,作一等量齊觀。XM4彝族人網

  由此觀之,本研究舉出幾項研究員皆熟悉,也認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作爲幫助本論題的重要決定性明證:XM4彝族人網

  首先,諾蘇宗教特色重視書寫。畢摩藉由經文的知識穩固其權威,而經文有其「有效性」。這項事實與「原始宗教」的定義自然大相徑庭。XM4彝族人網

  此外,畢摩與蘇尼的區別等同于書寫與口語的分野。即使諾蘇史料確信畢摩階層應「先于」蘇尼階層,然而在此我們的理解應是畢摩階層「高于」蘇尼階層。本研究提出,畢摩與蘇尼并存的現象,揭露了兩個宗教體系在時空上的消長,其特色在于畢摩體系的確立并沒有瓦解蘇尼體系,而是壓縮后者的職權空間。換言之,蘇尼代表了諾蘇社會尚未在涼山地區落地生根之前,也就是有史料記載之前,所具有的社會型態。蘇尼應是狩獵社會結構的要角。隨著超渡儀式的定型及社會角色強化,(或因父系家支體系的鞏固與書寫族譜的角色),畢摩逐占優勢而蘇尼則漸居劣勢。XM4彝族人網

  更廣的來說,研究畢摩角色日漸定型的過程,會讓我們了解諾蘇社會全面演進的過程及其宗教結構的發展。其中的關鍵在于大理國滅亡之后的史實,有許多歷史研究值得探討。本人在此試提以下的推論:根據記載,諾蘇社會分權如下:「茲」專掌政權、負責戰爭與狩獵的任務,「莫」負責協調,「畢」則是專司宗教、葬儀祭祀。但是在大理國滅亡之前,后兩者的職權是屈于「茲」之下的。有段故事中提及茲莫的權力,并暗示其權力可能産生的變化,是作爲幫助是很好的例子。故事如下:一個有權勢的茲莫邀請一位畢摩到家里念經,但是這位畢摩卻是氣定神閑的到來。有天清早,畢摩升起火(應是在戶外),說:「早上一爐火,茲莫沒有它溫暖。」茲莫大怒,憤而命令升起四堆火,把這位畢摩投入熊熊的炭火中,當畢摩快被燒死時,茲莫大聲問道:「現在你溫暖了吧?」畢摩答道:「對,我溫暖了,我的家支和親戚也都溫暖了。」事實上,畢摩被活活燒死的消息一傳開,他的家支親戚群起出動攻擊茲莫,遂把茲莫打敗了。XM4彝族人網

  大理國衰微之后,彜人逐漸遷徙回涼山高山地區,此時的主控權應由「茲莫」掌控。但是新的局勢導致了兩個現象:與元代關系逐漸正常化,茲莫受到分封,此后歷代茲莫皆受到漢族分封的頭銜。另一方面,彜人以往的財富來自平原稻米與山地資源貿易交往的主控權,轉爲高山型社會后逐漸造成茲莫控制權的縮減,并導致涼山地區傳統等級的定型,以及權力與職權的微妙平衡。XM4彝族人網

  再者,我們知道茲莫構成一個等級,而畢摩所代表的僅是職權。畢摩的出身有可能源自黑彜或者白彜,等級的出身并不會影響到畢摩的法力。然而,對于在地位上遭受到降級的人而言,成爲畢摩所帶來的威望也是一種補償。同屬茲莫等級的家支里若有人被降級,可以師習畢摩,成爲畢摩后他的家族就能世襲畢摩。《沙馬曲比》家的情形正是如此:有個茲莫的兒子耶古蘇布要迎娶另外一個茲莫家的女兒,依據習俗,結婚前大家是互不相識的。但在送新娘的途中,新娘子不幸意外身亡,女方家人怕男方家主人怪罪,從中挑選了一個最漂亮的丫環替代嫁給蘇布。待蘇布發現妻子是假冒時已爲時過晚,因爲丫環早已爲他生了個兒子。于是這個兒子只得降爲白彜,但讓他師習畢摩作爲補償,另組一個新的家支,世代作畢摩。我們也可從類似的故事得知彜人出身及畢摩機制的變遷如何反映涼山地區的社會結構。XM4彝族人網

  簡言之,若要研究諾蘇宗教,必須先以歷時性的角度作爲開端。XM4彝族人網

  2. 2.    諾蘇宗教進化的過程未告退出,今日諾蘇宗教仍在轉變之中。XM4彝族人網

  涼山地區的宗教不僅僅會順應歷史情境作出新的因應,而且在西元一九四九年之后,此一轉變的過程仍持續在進行中。諾蘇宗教是一傳統宗教,的確無庸置疑,但是觀其作儀式的方式、對信仰的詮釋及社會角色重要性的消長等等,也會隨著時間的改變而有所轉變。西元一九五三年到一九五六年間民主改革所帶來沖擊,以及鄧小平時代的改革,都讓彜人對諾蘇宗教有了新的詮釋。根據田野調查的結果顯示,諾蘇的村民會重新詮釋他們對「作儀式」的看法:諸如他們會看情況、受政權的限制或者較佳的交通方式所帶來的機會,來決定作「超渡」儀式是否有其必要,或者生病時決定找畢摩或找醫生看病等等。XM4彝族人網

  從田野調查可歸納出諾蘇宗教嬗遞的方向:即使在非常落后的地區,也同時存在著普遍化與個別化的趨勢。普遍化的趨勢顯示出,當傳統信仰面對其他的信仰系統時,后者會影響其宗教行爲的意義及方式。從個別化的趨勢可看出,即使在很團結的村落里,對于傳統儀式與宗教行爲,每個人的詮釋方式都略有不同,而每個人會就自己的世界觀以及對變遷的看法,推衍出個人的解決方法。當然,像涼山地區美姑縣這樣傳統、落后的地區,這兩個趨勢并不十分明顯。然而,有意思的是,我們仍可以找到其蹤跡。傳統彜族并非正在消失,相反的,它正朝著重新詮釋的方向發展,這個趨勢將會日愈突顯。雖然過去的一些風俗習慣將會被遺棄,但是重新詮釋本身的宗教行爲與信仰,會爲諾蘇宗教帶來新的屬性與形式。宗教是活泛的,具有適應性,能夠表達出一個團體的認同、希望與痛苦。隨著新環境的變動,宗教會不斷更新其傳統儀式的意義。XM4彝族人網

  3. 3.      諾蘇宗教并非「原始」宗教,而是「地方性」的宗教。該宗教發展的過程揭示爲何彜人對土地認同不斷有新的定義。XM4彝族人網

  根據前面的推論,我們可以了解諾蘇宗教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它會確立并保護實踐該宗教者的認同觀。同時,這份認同感卻無時無刻不遭受到其他族裔的威脅,特別是漢人、藏族、其他鄰族或盟邦,而隨著社會與經濟的變遷,這份認同感同樣遭受到挑戰。以上的觀察會帶領我們探討涼山地區諾蘇宗教重要的多元發展。舉例而言,就民間故事與畢摩教義兩者間的關連,在普雄或美姑即使做同樣的調查,則別有不同的結論(屬性請見下文)。XM4彝族人網

  四、前面行舉的特色有助于我們重視諾蘇宗教信仰與儀式的多元性,從而透視該多元性的意義。XM4彝族人網

  本論題由一個例子開端:即使我們將研究范圍縮小在美姑縣內,就彜人對儀式的詮釋與作儀式的次數,我們仍觀察到各村落存有明顯的差異性。本人在此不將美姑縣調查的過程一一詳述,在此僅僅引用其中四個鄉村所作的調查結果,提出本人歸納的結論:XM4彝族人網

  基偉村近縣城巴普,有公共汽車路線直達該村,村民與縣府公安人員保持著良好的關系。該村的男人可以很容易在自家附近找到任務,大多會說四川方言,但不是很有系統的學。婦女多從事耕作,照顧孩子,對傳統儀式醫療與現代診所醫治維持雙向的關系,四川方言多半不太會說或者說得不好,但是都知道親近國家制度的資源所帶來的便利。在家中與鄉村生活中,會舉行某些簡單的儀式,但是較重要的儀式,通常會被視爲一種投資,只有在遇到緊急危難時才會求助,例如顯示祖先緊急的召喚信息的病痛與壞運。與十年動亂的黑色年代相較之下,現在經濟較寬裕,允許作多一點的儀式,然而當計量單位由牲畜的單位轉爲貨幣時反而帶來較沈重的心理負擔。若完成儀式無法確定能否帶來家庭的興盛,儀式就成爲一項冒險的投資。因此,人們依最低限度需要作儀式,至于其他儀式是否進一步舉行,則端視祖先具體的信息而定。XM4彝族人網

  比起基偉村,候播乃拖鄉離縣城較遠,離公路較近。生産方式自給自足,與外界的來往交易有限。宗教行爲與信仰對他們具有傳統的價值,但是并非每個儀式都有舉行,而是根據他們所賦予的意義或者有效與否來決定。人們給與儀式各種不同的詮釋方式,同時,對于大型的儀式,他們都認爲必須要做,不會去計較高昂的費用。宗教心態的轉移并非來自經濟變遷的結果,或者說,這個因素的影響較輕微,具有較重要影響的,來自是六○年代十年動亂期間社會醫療系統或者鄉鎮書記等國家體制的宣導。人們開端討論儀式的價值,采取相對而非絕對的方式來看待儀式,但是儀式尚未被有意義的體系或交往機制所替換。就拿先前基偉村的例子來看,有些家庭與村外保持連系,接觸到外界的大環境、享用大環境所提供的好處以及接收到新的交往機制,已可以看出産生價值系統的轉移,但是此一替換的過程尚未完成。XM4彝族人網

  在高山深處的地區保留了最生動的故事與習俗,同時表現了強烈的地方顏色 (截至當前的研究,贖蛇儀式與贖雁儀式都是別地方未曾聽聞的) 。隨著這樣獨具地方顏色伴隨而來的,是彜族人對畢摩角色多采相對性的看法。但并非畢摩的重要性受到否定,而是在一個社會機制中,除了畢摩之外,還有人能夠完成某些儀式,或者有些人能夠以半儀式的方式來運用這些敍述或者用語,如此一來,對畢摩的角色會有不同的評量。毫無疑問,這應該是西元一九四九年或一九五六年之前諾穌社會的寫實狀況。后來諾蘇的傳統社會組織所受的打擊,反而吊詭地強化了畢摩的重要性,該社會在文化環境逐漸轉弱的形勢下,愈加依賴畢摩的才能,畢摩從而轉變成唯一通曉儀式與敍述的人。傳統地方社會的禮儀與敍述的行爲所賦予畢摩的責任,超越了畢摩原有的社會角色。XM4彝族人網

  對巴普一帶所呈現的儀式與社會系統來說,瓦侯是個異數。這個邊緣地帶的小型村落,不管是通過貿易或者擄掠的方式,表現出不斷和外界調適的特性。有趣的是,這種調適的特性不是通過與中心的鏈接,而是與其他邊緣地帶的彜人所作的連系,從而形成一個重要的發展地帶。XM4彝族人網

  4. 4.   以此推論,「諾蘇宗教」不能以「畢摩教」簡稱之。嚴格說來,這兩個詞語的意義不盡相同。XM4彝族人網

  前面的推論已推翻傳統的說法,指出畢摩的角色的確立是漸進的,而且是較晚期才形成的。此外,我們提出三個現象:第一、大理國衰微之后畢摩社會角色從而確立,同時伴隨著茲莫與黑彜關系的重新調整。第二、文字的統一應與經文的定型有關。XM4彝族人網

  第三、畢摩教教義化。XM4彝族人網

  由此不難了解,一地的信仰、民間神話傳說的總體與系統化的經文之間存有差異性。若在畢摩影響力較大的地區,這樣的差異并沒有那麼強烈,反之若在畢摩影響力較小的地方,如越西縣,這樣的差異則很可觀。在此舉一個例子,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在普雄時所做的紀錄:XM4彝族人網

  當我在喜德縣時,我注意到這里的彜族婦女習慣在左手手背上刺青,圖案是由好幾個同心圓所構成,有時還圓外圍有一圈小圓點。這個現象我從未在美姑看過,這個想法也得到其他當地人的認同,這的確普雄鄉特有的景象。陪同我的一位護士便向在醫院接受治療的婦女問了這個刺青的意義何在,共問了三十幾人,每個人的回答不一。有人說只是裝飾好看,但最常聽到的答案是與信仰有關,與畢摩教義大不相同,個人認爲乃因信仰與畢摩教并存的現象:這個圖案的功用讓人死后的路途上作爲買水之用,因爲死后最受苦的是渴。只有女人刺青的原因,是因爲女人死后沒有錢,沒法買東西,只得用這個刺青換水喝。在這位護士的協助下,我問了幾個女孩子,在女孩子的一陣笑聲中,得到了近似的答案。有個女孩子的刺青圖案最美也最繁復,她卻說了完全不同的答案。她說她小的時候父母就爲她許婚,與一個鄰居的小男孩訂親,但她愈認識這個男孩子,就愈不喜歡他。最后她決然與他分手,爲了一不愿告知的理由,她將心中的苦楚化爲手上的刺青,爲的是詛咒。XM4彝族人網

  個人認爲這是作爲幫助「諾蘇信仰」與「諾蘇宗教」的不同,一個很好的例子。再者,若我們向彜人問及信仰中有關「三魂說」的觀念時,有人說那是畢摩教的特色,最常聽到的回答如下:「畢摩說有三個靈魂...」接著,他們就會用自己的觀點來詮釋這個說法,每個家族各有不同,甚至與教義相抵觸者不在少數。XM4彝族人網

  六、雖然諾蘇宗教存在著地方性的差異,然而諾蘇人自有其宇宙觀。視圖生病的病因的象征意義即提供了探究諾蘇人宇宙觀的入門之鑰。XM4彝族人網

  前面推論的重點強調歷史分析,作爲了解諾蘇宗教的前提,但也不應忽略以下的事實∶不論在那一個宗教體系,我們都能發現存有共用的生命體驗,也就是不管以個人或者團體的向度視之,都有其解決沖突與跳脫痛苦的模式。因此,盡管有前面所提的差異性,我們還是能以「諾蘇宗教」的概念繼續探究,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重新詮釋該宗教傳達出的生命體驗及其宇宙觀。本論題希望能夠爲此勾勒出一個模范。XM4彝族人網

  讓我們從以下的觀點開端∶對彜人而言,不管在經書上或者日常的講法,都說靈魂有如一塊肉,隨時要小心靈魂被吃。人活著的時候,靈魂若被鬼吃,就會生病。而治病儀式也在召喚人之主,讓原有的主的回到原有的地方。人死后,重要的是希望靈魂不會被吃,也不會去吃別的靈魂。(如果死后的靈魂被鬼吃,被吃的靈魂也會去吃別人的靈魂,可能是因爲要不斷找回被吃的部份。)火葬與竹靈會讓靈魂先免去被吃的命運。超渡儀式在于確保靈魂可以到達真正找到食物的地方狀A就不用去吃別人的靈魂ㄔ膠Y,但也不用再填餓ㄔ〕H世界打食。XM4彝族人網

  鬼通常很貪吃。當彜人在吃飯時,有的鬼會進到家里,跟著偷吃。人碰到鬼就會生病。某些彜族家里會掛著經書,用來嚇鬼。我曾見過一個在家里舉行的儀式,畢摩會在吃飯前作儀式念誦這本經書。貪吃的鬼會偷偷躲起來,獨自偷吃。偷偷摸摸貪吃的鬼會害人得病,人要小心免得變成貪吃的鬼。因此,我們可以觀察到治病儀式里存有「團體」的眼光:舉行治病儀式時,全家人和鄰人都會一起參與,特別是共同吃飯,通過分享食物,把病人從被鬼所干擾的生病的世界喚回正常的生活。本文不在此討論治病儀式的屬性,而將重點放在以團體的眼光來剖析治病儀式。醫治社會機制的失序,如同醫治社會病,與醫病的道理是相同的,因爲鬼破壞肉體的協調關系,同樣地,也破壞團體內部的關系。而儀式所做的,目的在于找回關系的鏈接。XM4彝族人網

  七、火葬及后續的儀式構成一個結構性的模式,也許我們可由此真正進入諾蘇宗教的核心。更廣的來說,烹煮分享食物過程的隱喻,透露出了諾蘇文化特有的生前與死后的宇宙觀。XM4彝族人網

  前面曾提及,吃飯與鬼爲兩個對立的模式∶當族人吃飯,分享食物的時候,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子,而鬼會偷吃,會吃靈魂,讓人的身體生病,破壞團體。因此,宗教儀式的目的在于恢復第一個模式的完整性。更深一層來說,儀式中分享食物的過程與死后超渡的過程有其相近之處。就前者而言,先要殺死的牲畜作犧牲,放在火上燒烤后,才加以煮食,再被族人所共同分享。至于彜人死后,則是一段前往祖界的旅程,首先要火葬,之后作竹靈,最后經由超渡儀式前往祖靈箐洞,成爲祖先的一員,有如食物燒煮后再讓大家消化、分享過程一般。因此,兩個過程存在著一個模擬的關系。XM4彝族人網

  反之,我從訪談了解到,如果小孩子在長牙前夭折,彜人必須將之土葬,因爲他將無法被祖界「消化」,也就是無法被祖界接受。十一、二歲的女孩死后可以參加火葬,之后用嫩竹爲她作成一個小小的竹靈。這個年紀的女孩死后無法被祖界「消化」,但還有一絲希望。只要在樹下用石頭排成一個圓圈,里頭放一個破碗,碗上掛著竹靈,把雞腿或者雞蛋擺在碗里,以求小小的靈魂能夠安寧,這樣就不會變成鬼。以后當子孫爲其父母作超渡儀式的時候,她就可以同父母一起前往祖界,前提是必須有人知道她的竹靈所在。如此一來,她就可以被祖界「消化」。本文在此將不續作比較,但此一觀點去分析諾蘇宗教體驗,有很豐富的屬性值得探究。XM4彝族人網

  八、前文的分析應能有助于將諾蘇宗教與中國西南地方其他宗教作比較,循序爲諾蘇宗教定位。XM4彝族人網

  諾蘇宗教與其他宗教,諸如東巴教、羌族宗教等宗教之間的關連何在?關鍵在于分析其間的相同之處?抑或其相異之處?當前本文似乎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但是前文的論點應會幫助我們作出分類:XM4彝族人網

  就中國西南地方的諸多宗教,首先應把重背誦經文與重口傳分作兩類。XM4彝族人網

  就治病儀式而言,社會團體的參與占有重要地位與否分爲兩類。XM4彝族人網

  宗教儀式里舉行火葬與否分爲兩類。XM4彝族人網

  就舉行火葬儀式的類別里,觀察該類的宗教在火葬儀式隔幾年之后有沒有舉行后續的儀式,若有的話,觀察這些儀式是否占具有重要的地位或僅有次要的地位。XM4彝族人網

  除了以上四項準則,我們還可以再作增添,然而若能以爲中國西南地方宗教作出系統性的分類,已經是很有意義的任務。XM4彝族人網

  九、諾蘇宗教與道教之間的關聯若要厘清,則必須以詮釋道教源流的角度切入。XM4彝族人網

  近年來,有許多研究員根據神話、象征符號、圖騰及圖像等等的雷同,以放大道教與彜族宗教的關系,這樣的研究有愈來愈多的趨勢。中國西南是道教濫殤之地,也是許許多多少數民族的發祥之地,這些研究的基本想法無非是希望爲中國西南找出共同的文化根源。這樣的研究實則也是一種新的認同型態,一來希望消弭漢族與非漢族的界線,一來則希望爲浸淫在中國文化里的西南地方找出與衆不同的文化特色。XM4彝族人網

  然而,個人認爲,這般研究的價值不僅要從彜族宗教或者其他少數民族的宗教所得的描繪切入,而且要創建在歷史現象學的角度去了解道教的源流才能論定。換言之,自第一世紀后半以降,道教的確借用了許多西南地方傳統宗教儀式的要素。此外,西南地方展現的文化也確實與「正統」漢文化所給予的描述大不相同。然而,問題應該如此提問:「道教所借用的要素對于定義「道教」是否具有決定性的影響?」或者,我們該這樣問:「就歷史上道教的興起而言,這樣的借用難道不是爲了跳脫該年代的文化環境?」凡是將道教與彜族宗教作一比較的人,不能不重視道教興起的背景,否則恐犯了將諾蘇宗教視爲「原始宗教」的同樣的毛病。本人再次強調:若忽略了以「變化」與「隔離」來分析宗教現象,研究則難以完整。XM4彝族人網

  本研究在此提出幾個道教在中國興起的重要事件:XM4彝族人網

  漢代末年的宗教危機與政治危機有一重要的關聯,而道教的興起也被視爲「救世宗教」。XM4彝族人網

  道教的興起伴隨著爲數衆多的末世經文的出現。XM4彝族人網

  道教里治病的儀式不靠犧牲,不若古早民間宗教的儀式。XM4彝族人網

  道教最具獨特之處,是該宗教相信在超越人們習于祭祀的自然神靈與祖先之上,尚有一神秘力量存在。這股力量無位格,稱之爲「道」。XM4彝族人網

  在此舉出四項重要的特色,從而了解道教與諾蘇宗教屬于不同的范疇,因此,若僅就象征符號或者一般概念的相似處來作比較實在無法找出意義。但這并不是說歷史上兩者沒有過接觸。甚至可以說,有關道教與西南地方少數民族宗教體系的交往史還有待撰寫,這樣的舉動會爲中國宗教史增添上新的光芒。在此本人就與主題相關的地方,試著提出兩個推論:XM4彝族人網

  在早期的時候,諾蘇宗教與其他西南地區具有巫師爲特色的宗教,應當有過接觸。而道教早期在四川地區成形的過程中,也是接觸這些地方性的宗教。這個地區是古老諾蘇宗教成長的土壤,道教也有可能汲取了這塊土壤的神話傳說,卻獨有本身超然的創造性。XM4彝族人網

  在南紹與大理時代,對大多數的彜人來說,宗教儀式的有效性取決于經書的性能這樣的概念已根植人心。彜人使用經書的定型,有部份可能受道教的影響。作儀式時,說出經書的文字無法替換犧牲,卻讓犧牲的重要性從而降低。換言之,自西元第六世紀到十三世紀,與道教的交往過程可能是造成畢摩的社會角色逐漸改變的要素,降低了畢摩的巫師性格與作犧牲的角色,而強調其掌握經文的特色。本人再次強調,這只是一個暫時的推論。這個推論還有待與其他社會的情況作一鏈接。口述相傳的宗教儀式通常會強調犧牲,而經文正典的確立會強化經文用語的有效性。后者并不會替換前者,但是會在進行犧牲時給予一個不同的向度。XM4彝族人網

  本研究自知這里所提的論題自有不足之處,但是我們作出貢獻以對諾蘇宗教有新的了解,也能幫助后進的研究員在從事這方面研究,注意下行兩個現象∶XM4彝族人網

  諾蘇宗教是歷史進化的結果,研究諾蘇宗教不能不考量歷史因素,隨著歷史的演進,彜人肯定本身的認同,也逐漸改變對該認同的看法。諾蘇宗教的變遷史也讓我們了解該社會內部許多社會角色的權勢與分工。XM4彝族人網

  我們必須了解諾蘇宗教存有宇宙觀的視角,從儀式、神話、民間信仰、日常生活的作息。本文從烹煮與消化的隱喻導出諾蘇宗教的宇宙觀,當然還可以再豐富各環節的意義。XM4彝族人網

  諾蘇宗教的探究可說起步不久,全盤的了解尚須跨學科方法作研究,往后的深入研究更需要研究員間密切的協作。若要訂立彜族家譜、研究宗教實踐與經文的結構、視圖日常作息的細節等,都必須從烹食吃飯、民間故事的詮釋、與鄰近族裔信仰與實踐相比較作爲開端。以宗教來研究諾蘇宗教,方能得到系統性的詮釋。XM4彝族人網

編輯: 尼扎尼薇 發布: beley工作室 標簽: 有關 涼山 地區 諾蘇 宗教 九項 論題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青海快三直播 体球即是比分 福彩 体球网即时比分指数 河北快3 招商银行股票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足球 让分胜负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 快3 青海快3 好股票推荐一下 微豪配资 期货配资分仓合法吗 甘肃快三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体球网即时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