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學 Yi Study

當前位置: 首頁 > 彝學 > 彝學研究論文精選

彝族史詩在南方民族文學史上的地位與價值

作者:劉亞虎 發布時間:2019-03-06 原出處:《楚雄師范學院學報》

  【摘要】在中國南方民族文學史的史詩板塊中,彝族史詩首屈一指,代表著這一板塊的水平,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梅葛》《查姆》——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創世形式;《支嘎阿魯》——史詩形態內在生命力的璀璨顯現;《夜郎史傳》《俄索折怒王》——歷史上乘的史詩藝術表達。7PA彝族人網

  【關鍵詞】彝族史詩;民族文學;地位;價值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這幾年撰寫《中國少數民族文學通史》,用了大量的時間通讀南方31個民族的作品,重點閱讀彝族、傣族的東西。我感覺,在南方民族文學史的史詩板塊中,彝族史詩首屈一指,代表著這一板塊的水平。具體感受有三點:《梅葛》《查姆》——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創世形式;《支嘎阿魯》——史詩形態內在生命力的璀璨顯現;《夜郎史傳》《俄索折怒王》——歷史上乘的史詩藝術表達。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一、《梅葛》《查姆》——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創世形式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南方民族多山,創世史詩多帶“山”的特點;而最“山”的是川滇黔一帶的彝族,他們的創世史詩《梅葛》《查姆》等體現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創世形式。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我曾經把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創世程序列了一個表,就是: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分開天地,創建雛形——把天弄大,地弄小,使天能蓋住地——修補天地的縫隙和窟窿——用動物肢體或其他材料撐天托地,把搖晃的天地穩住,同時確立宇宙空間方位——創生萬物,完成創世的任務——厘定時間秩序,區分黑夜、四季——抵御禍患,重整遭受破壞、失序的宇宙。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這些過程,可以說彝族的創世史詩《梅葛》、《查姆》(1)體現最全面。試著展示一下: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分開天地,創建雛形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南方各民族創世神話里,天地分開不少源于氣態本原自身二元對立的運動。天地分開后是創建雛形。《梅葛》敘述,遠古的時候沒有天,沒有地,格滋天神要造天,他放下九個金果變成九個兒子,其中五個來造天;格滋天神要造地,他放下七個銀果變成七個姑娘,其中四個來造地。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這里是家庭形式的創世組合,帶濃厚的東方文化色彩,與東方農耕社會的生產多以家庭為單位相聯。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拉天縮地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彝族等民族居處大都山高坡陡,易受雨水侵蝕、地震撼動,造地常需初造、受損后再造,故他們的創世神話,有初創、多次再創的過程。第一次再創就是拉天縮地。《梅葛》敘述,由于造天弟兄天天吃喝玩樂,天造小了;而造地姊妹勤勤懇懇,地造大了,天蓋不合地。于是格滋天神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請阿夫的三個兒子,抓住天邊往下拉,把天拉得大又凹。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放三對麻蛇來縮地,麻蛇圍著地邊箍攏來,地面分出了高低。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還放三對螞蟻咬地邊, 三對野豬、大象來拱地,這樣,天拉大了,地縮小了,天地相合了。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補天補地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第二次再創是補天補地。《梅葛》敘述,打雷來試天,地震來試地,試天天開裂,試地地通洞。于是格滋天神叫五個兒子補天,四個姑娘補地,他們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用松毛做針,蜘蛛網做線,云彩做補丁,把天補起來。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用老虎草做針,酸絞藤做線,地公葉子做補丁,把地補起來。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撐天托地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第三次再創是撐天托地。《梅葛》敘述,補好的天還在擺,補好的地還在搖,公魚捉來撐地角,母魚捉來撐地邊。用虎的脊梁骨撐天心,用虎的腳桿骨撐四邊。其中的“天心”、“四邊”,就有宇宙空間方位的功能。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創生萬物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梅葛》敘述,天撐起來了,地也穩實了,但天上什么也沒有,地上什么也沒有,格滋天神讓造天五弟兄勾住老虎,左眼作太陽,右眼作月亮,虎須作陽光,虎牙作星星,虎油作云彩,虎氣成霧氣,虎心作天心地膽,虎肚作大海,虎血作海水,大腸變大江,小腸變成河,排骨作道路,虎皮作地皮,硬毛變樹林,軟毛變成草。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厘定時間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南方各民族創世神話,多以日月創生及運行表現晝夜時光、冷熱季節的厘定。《查姆》敘述,神仙之王涅儂倮佐頗,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派龍王羅阿瑪,去到太空中,種活一棵梭羅樹,……白天不開花,夜晚白花鮮。派(長子)撒賽薩若埃,到一千重天上,種棵梭羅樹,……樹花白天開,日日花開照人間。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白天、黑夜兩朵花,輪流開在太空間。白天開花是太陽,夜晚開花是月亮。……兩花輪流開,兩花難相見。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有了太陽月亮,“從此天地不混沌,晝夜辨得清,四季分得明。”“天時”就此形成。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可以說,彝族《梅葛》《查姆》基本覆蓋了南方民族創世史詩的創世程序。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二、《支嘎阿魯》——史詩形態內在生命力的璀璨顯現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德國哲學家恩斯特·卡西爾有一句名言:藝術是一種有生命的形式,我們“必須努力從它的內在生命力去把握它,從它的運動性和多面性中去把握它,總之要從它的動力學原則中去把握它。”(2),這次我從《支嘎阿魯》的演化,對這句話從口服到心。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支嘎阿魯英名及其敘事廣泛流傳于川滇黔桂四地彝區,由于彝語方言的緣故,各地作品中其名漢譯略有不同,四川稱支格阿龍、支格阿魯,云南稱阿魯舉熱,貴州稱支嘎阿魯等。根據彝文古籍《西南彝志》、《彝族源流》等記載,支嘎阿魯可能實有其人,是彝族歷史上一個部落酋長,在按照不同方式起算的譜系中列第七代或第九代。有人推算,其生活年代大約距今4000多年。但各地流傳的史詩里支嘎阿魯的形象,已經超越了歷史的原型,充溢著濃厚的神話意味與時代特點,成為不同時期人們崇高精神與美好理想的化身。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我這里擺著關于支嘎阿魯的三個版本:四川大涼山彝區流傳的創世史詩的《勒俄特依·支格阿龍》,云南楚雄州流傳的史詩《阿魯舉熱》,黔西北彝區流傳的英雄史詩《支嘎阿魯王》。三部史詩綴合起來,雄辯地告訴我們:“必須努力從它的內在生命力去把握它”,掌握它“內在規定的辯證法”(3)。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勒俄特依·支格阿龍》(4)主要表現主人公與大自然災害性天氣的抗爭。大涼山生態環境不很理想,古代彝族人民在與大自然長期協調、抗爭中鑄造了一種粗獷冷峻的民族性格,勇猛頑強的民族精神。這種性格和精神融進了支格阿龍的英雄形象里。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勒俄特依·支格阿龍》不長,但主人公顯然已經具備了英雄的特征。例如: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具有神奇的誕生:他的母親蒲莫列衣為第九代龍女所生,因為滴上龍鷹的三滴血而生下支格阿龍。這個情節很可能隱喻他是“龍”“鷹”兩個部落結成的聯盟的首領;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經歷了考驗的過程:他生下后不肯吃母奶,不肯同母睡,不肯穿母衣。母親“以為是個惡魔胎”而把他拋到巖下。巖下有龍住,支格阿龍“餓時吃龍飯,渴時喝龍乳,冷時穿龍衣”,在龍的庇護下,終于成長起來。在這里,他得到大自然種種靈物特別是作為自己“種”或圖騰的靈物的保護,驗證了他作為大自然之子的真實性,還具有一種“種”或圖騰識別的含義。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具有神秘的童年:經過考驗以及“種”或圖騰識別證明是“圣嬰”的支格阿龍,一歲就能“跟著牧童放豬玩,竹片做彎弓,草桿做箭弩”;長到四五歲后,“扳著四張神仙弓,搭著四張神仙箭,穿著四套神鎧甲,帶著四只神獵犬,騎著四匹神仙馬”,練就了一身好本領。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具有英雄的功績:最偉大的功績是射下多余的太陽月亮。南方民族射日神話,當源自古代巫師“作日月之象而射之”的模擬巫術。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就這樣,萌生于以龍、鷹為標志的氏族、部落首領又兼巫師原型的支格阿龍,蘊含著古代彝族人民的深層欲望,被塑造成為一個具有典型意義的與自然災害象征物斗爭的英雄形象。如果真如有人所推算的其生活年代大約距今4000多年的話,這樣的英雄業績正符合當時英雄的特征。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支格阿龍的形象,在《阿魯舉熱》(5)中又有了新的發展。增加的情節是阿魯舉熱長大后,淪為奴隸主日姆的娃子。阿魯舉熱用神箭和神線殺死了日姆,還占有了日姆的財產和大小妻妾。最后是他騎馬去找母親,被日姆的一個女人偷偷剪去飛馬的三層翅膀而連人帶馬一起落入大海淹死。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對比起來,作品中的阿魯舉熱形象最主要的發展是增加了人性和人欲。他雖然也有神奇的出生,但經歷了坎坷與磨難,曾經淪為日姆的奴仆;他雖然也為民除害,但也占有了日姆的財產和妻妾。作品明顯地表現出奴隸占有制時期的觀念。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這一形象的神性和人性,在英雄史詩《支嘎阿魯王》(6)里得到全面的展現。戰國前后至兩漢時期西南地區歷史進程及延綿恒久的傳統文化土壤,孕育了英雄史詩里的支嘎阿魯王。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這一時期西南地區的情況,在漢文史籍里只有司馬遷《史記·西南夷列傳》等有大略記載。根據記載,其時在西南云貴高原有大大小小的“君長”國,如夜郎、滇、邛都等。但《史記》有提及,無描述,使后來人對這些君長國的社會性質、彼此關系等等缺乏形象的認知。好在還有另一方面的資料——彝文史籍、考古資料,以另一種形式顯現那段歲月的風云。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彝文史籍《西南彝志》、《彝族源流》(7)等寫道,彝族的先世從希慕遮開始,到篤慕31代,都是父子連名。篤慕之時,三位天君之女“和篤慕成家”,生下“武、乍、糯、恒、布、默”六個兒子(六祖),這六個兒子以后又率領六支人馬分頭縱橫馳騁于云貴川一帶廣大地區,開拓,繁衍,發展成武、乍、糯、恒、布、默六大部落群體。自此,在這些部落群體之間,在彝族先民和其他民族之間,時而“殺牛結盟”,“聯姻相親”,時而兵戎相見,你爭我奪。“強者做了主,弱者降為奴”,形成彝族古代歷史上的“戰國時代”。《西南彝志·譜牒志》等用了很大的篇幅敘述了這些部落之間的征戰情況,展示了一幅幅激烈戰斗的畫面,塑造了一個個部落戰爭的英雄。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還可以看考古資料。20世紀50年代,在云南晉寧石寨山、江川李家山等地,出土一批《史記·西南夷列傳》所列夜郎之西最大的古滇國的青銅器及其貨幣——貝殼,其中,用以貯貝的青銅器及其蓋上立體雕像引起人們極大的興趣,幾件貯貝器雕像尤具典型意義。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兩件表現戰爭。一件表現敵方士卒向滇人指揮官和士兵跪地投降,為受降場面;另一件則是一群滇人士兵在捕殺、踐踏少數敵方士卒。兩座具體場景里猶聞號角陣陣,猶見滾滾硝煙。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一件表現納貢。十幾個異族人物,頭頂籮筐,牽著牛馬,攜著貨物來進貢,顯示出一種滇王室統治和支配周邊民族的權威。納貢人物著以不同的民族服飾,分組前行,給人以絡繹不絕的感覺。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一件表現殺人祭柱盟誓。整個構圖以干闌式建筑物平臺上的活動為中心,臺上坐一體型高大通身鎏金的王者,當為主祭人;其左前方和右側列坐群僚或其他部族首領,當為祭祀參與者。主祭人周圍放置16面青銅鼓,左右兩側為椎牛刑馬、屠豕宰羊等場面。平臺后置銅鼓和一柱一碑,柱上鑄有盤蛇,碑上縛一裸體男子,四周還活動著男男女女。整個平臺各種人物共達120余軀。(8)東晉常璩《華陽國志·南中志》談論當時南中即西南一帶習俗說:“其俗征巫鬼,好詛盟、投石、結草。”此或為解讀此貯貝器雕像一注腳。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幾件貯貝器雕像作為形象地顯現戰國至兩漢時期西南一帶人文歷史的考古資料,起碼說明了兩點:第一,其時其地已進入戰火紛飛戰事不斷的階級社會初期,“強者做了主,弱者降為奴”,部族與部族之間有戰爭,有朝貢,有盟誓,此與《西南彝志》等彝文經籍相關記載相合。第二,巫風仍盛,祭祀儀式等仍在部族重大活動中占據重要的地位,由此可以想見,人們信仰的天神等崇拜對象仍在部族集體記憶中具有巨大的威力。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基于這兩點,再進入英雄史詩《支嘎阿魯王》。可以說,《支嘎阿魯王》以史詩的形式,推出了作為那個時代的典型英雄形象支嘎阿魯王。除了神奇的出生、考驗的過程、成長的經歷等以外,《支嘎阿魯王》還增加了這些方面的內容: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英雄征戰母題: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史詩里,由于支嘎阿魯測天測地、治山治水、射日射月等功勞,天君劃出一方交給他施行權令,治理雄鷹的國度。支嘎阿魯回到大地,當上一方部族之王,就不能不卷入這方部族與那方部族之間的紛爭。第一次征戰的對象是自己族內的另一部落首領——雕王大亥娜。雕王大亥娜為了三天做一次祭祀,擄去許多阿魯的人、畜作祭牲,還強占阿魯的領地。阿魯先顧及“鷹雕本一姓”派人前往和談,沒有成功,反而迎來雕王的挑戰。決斗充滿傳奇色彩:雕王親率三路兵馬出陣,“左軍雕壓陣,右軍虎上前,中軍是蛟龍”;支嘎阿魯的軍隊則以太陽陣對雕陣,折斷了雕的翅膀;以月亮陣對虎陣,斬斷了虎的利爪;以旱陣對蛟龍陣,砍掉了龍的頭。但“鷹王不服輸,雕王也不敗”,阿魯決意以智謀取勝,便與雕王打賭:看誰能將磐石震碎。雕王只憑勇力,化形為雕,從高空直撲磐石,雖擊碎了磐石,自己也翅斷昏厥;阿魯變成雄鷹,雙翅覆蓋在磐石上。雕王失敗,從此人民不再受難。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英雄蒙難母題與婚姻母題: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第二次征戰的對象是虎王阻幾納,這一板塊征戰母題與蒙難母題、婚姻母題重疊。虎王阻幾納為了做大地之王,盤算除去他的障礙鷹王阿魯。虎王的心腹阿拉便想出一計欲誘使阿魯上當。阿拉佯裝真誠勸阿魯成家,說虎王女兒吉娜依魯美麗正好配他,而要娶到美女有三個條件:一是摘下月亮山的棠梨果,二是撈出麻苦海里的無骨魚,三是找到人間的不死藥。阿魯心有所動,憑自己的勇敢與智慧取得三件寶獻給了虎王。不料虎王又說他的女兒在七層地宮,把阿魯騙下地宮鎖起來。阿魯在地宮遇到虎王的“女兒”,原來卻是白海小龍王的女兒,父親因抗旱被雷神斬殺,母親和自己又被虎王劫持,母親不肯順從虎王被喂惡狼,自己則被打入這七層地宮。兩人商議一同逃出黑暗找惡虎復仇,龍女從口中吐出夜明珠,讓阿魯重見光明、恢復神力。阿魯掙斷鎖鏈,取出法具“維庹”一捅開出一塊天空,隨即化作雄鷹背負龍女從九千丈深的地下一躍到了地面。虎王阻幾納正得意地準備享用三件寶物,雄鷹從天而降,抓去山棠梨,抓去無骨魚,踢倒不死藥,吐出神火,將虎王連同他的宮殿一同燒毀。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這里所敘述的兩次相斗,一次是族內不同部落之間搶奪人口、財產、土地,一次是不同部族爭奪霸權,折光地反映了原始社會末階級社會初的現實。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支嘎阿魯王》已經具備了英雄史詩的種種元素,由此可以看出這一作品、這一形象實實在在的“內在生命力”。但是,與北方一些史詩比較起來,我們這些史詩還是更多地充溢神奇的色彩,閃爍虛幻的光輝,更多地依靠神力、巫術取勝。然而,歷史上真實的氏族部落紛爭可能更復雜,更殘酷,流傳至今的彝文古籍也記載了一些現實因素較多的史詩或史詩雛形,于是進入下一個小節。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三、《夜郎史傳》《俄索折怒王》——歷史的史詩藝術表達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史詩有個“史”字,必然與史有關系,如何把史升華為史詩,彝族《夜郎史傳》《俄索折怒王》等提供了范例。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歷史上夜郎國存在數百年,期間有多少風云變幻,漢文典籍只有寥寥可數的幾段記載。如《華陽國志·南中志》曾記載,“(西漢)成帝時,夜郎王興與鉤町王禹、漏臥侯愈,更相攻擊”。可見其時戰事的一斑。彝族史詩《夜郎史傳》、《益那悲歌》等以生動的情節、細致的描述表現了那些戰事。其中,《夜郎史傳》就直接涉及到夜郎與漏臥的紛爭,這部史詩巧妙的人物關系設計、波瀾起伏的情節、富于民族特點的風情給人以深刻的印象,在藝術手法上也很高明,把它放在最上乘的史詩之列也不為過。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夜郎史傳》(9)共分三卷,主體為第二卷“夜郎在可樂”,描寫夜郎國國君與其弟夜堵土以及臥漏國阿苦、阿古兄妹因領地而征戰、息戰、和親的故事。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史詩安排了四個人物:夜郎國國君與其弟夜堵土,漏臥國國君阿苦及其妹阿古;設計了四對人物關系:武夜郎與夜堵土,夜堵土與阿苦,阿苦與阿古,夜堵土與阿古,每一對人物關系都形成一對矛盾,都產生一段故事。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武夜郎與夜堵土關系(一):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長詩敘述,夜郎國國君武夜郎與弟弟夜堵土率兵東方攻占東濮的古諾(今貴州貴陽),西向奪得西濮的可樂(今貴州赫章)。弟弟夜堵土駐古諾,武夜郎自己以可樂為中心。接著,武夜郎又舉兵南下攻擊漏臥,卻未能取勝。他撤兵回來建設都城可樂,建起宮殿、營卡,制定法規、制度,休整一段時間后,嗜好戰爭的毛病又開始發作,想霸占弟弟夜堵土的古諾。他手下的兩位大臣出主意讓他裝病誘騙夜堵土來看望,然后趁機殺掉。誰知派去的使者說辭被夜堵土識破,夜堵土反而殺掉使者,領軍占領可樂,把武夜郎關了起來。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夜堵土與阿苦關系: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接著,長詩描述了夜堵土與漏臥國國君阿苦的戰事:漏臥國國君阿苦趁夜郎內部起糾紛興兵進犯夜郎,夜堵土誘敵深入轉而圍攻,一舉戰勝漏臥,擒獲阿苦。夜堵土以禮相待,與他締約結盟,放他回去。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阿苦與阿古關系: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阿苦的妹妹阿古認為兄長失敗被擒又被釋放回來,有損祖宗體面,與其比武贏得兵權后不顧勸阻,領軍再攻夜郎。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夜堵土與阿古關系: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這是史詩最濃墨重彩表現的一對矛盾。夜堵土輕視對方女性主帥,疏于防守,戰敗被擒。夜堵土毫不畏懼,愿殺愿剮,只是請求阿古不要傷害他的戰士和百姓。阿古又恨又敬,饒他一回,以使“兩家不相欠”,并約定再戰。當阿古又一次前來進攻時,夜堵土誘敵深入讓阿古占領可樂城,然后趁阿古慶祝勝利喝得大醉時里應外合一舉奪回可樂,活捉阿古。阿古不服氣,兩人進行三番單獨較量,夜堵土都贏了,阿古只好認輸,愿為奴婢。夜堵土傾慕阿古,兩人結緣成婚,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夜堵土與武夜郎關系(二):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夜堵土“按彝家規矩,以長者為大”,把政權交還武夜郎,然后帶兵返回古諾。武夜郎重新執政,再振雄風,又占領不少地方,開拓了夜郎國的疆域。史詩圓滿結局。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史詩詩反映了當時方國之間的關系,整部詩篇演繹了一個開戰、息戰、再開戰、再息戰、和親的故事,戰事敘述宏闊,心理描寫細膩,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俄索折怒王》歷史背景是宋代。兩宋時期,水西、烏撒地方也發生不少重要的歷史事件,烏撒部由衰落到重興就是其中之一,英雄史詩《俄索折怒王》形象地反映了這一過程。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族群的發展過程充滿錯綜復雜的矛盾斗爭,族群首領有在激流前畏懼退縮、忍受恥辱的懦夫,也有挽狂瀾于既倒、重新奮起的勇士,后者的事跡在族群發展史上留下濃厚的一筆。彝族先民“六祖”之一布部(烏撒部)的俄索折怒就是這樣一位英雄。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俄索折怒本名叫特波折怒,在《彝族源流》里漢譯為德皤周能。俄索原是特波折怒所屬部族一位著名的先祖名字,一般漢譯為“烏撒”,他的全名為默遮烏撒(默遮俄索),是彝族“六祖”第五支布部慕克克(米克克)的第十九代孫,是早期使部族強大起來的首領。他的后裔折怒帶領族眾經過艱苦拼搏盡有其地后就以“烏撒”(俄索)作為部族名,并把“俄索”(烏撒)作為一種光榮的稱號放在自己的名字之前。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特波折怒(德皤周能)重振部族的事跡,漢文古籍也有記載。《元史·地理志》載:“烏撒烏蒙宣慰司在本部巴的甸。烏撒者,蠻名也,后烏撒之裔折怒始強大,盡得其地,因取遠祖烏撒為部名。”《大明一統志·烏撒軍民府建置沿革》載:“宋時烏些之后折怒者,始并其地,號烏撒部。”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在彝文史籍《彝族源流》第二十卷《烏撒源流》也有提及,書中敘述: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那周)德皤有四房妻子,德楚赫保生……德皤周能;……周能氏號稱阿吉周能,作戰勇敢,所向披靡,取得了榮華富貴。東邊的地界至魯博上方,西邊的地界到侯奏上方,左邊的地界到堵洛地方,右邊的地界至扎里大壩,因為不放心,在地界之首插木牌,在地界之尾打記號,在此疆域地界內的影響深廣,很有威望。(10)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這里缺乏具體事跡的的描寫。《大定府志·烏撒部本末》引“白皆土目安國泰譯夷書七則”記載了其事跡的脈絡: “德培(折怒之父)弱,為他部降為庶人,其妻生子仲云甫(折怒)……及長有才能,在故臣慕魁德直、阿迂阿租的協助下,用兵四鄰,光復烏撒部土宇。”(11)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而史詩《俄索折怒王》(12)則以烏撒部宋時由衰到盛為背景,塑造了俄索折怒王這一英雄形象,藝術地再現了俄索折怒王在逆境之中磨礪成長、重振部族的英雄業績。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史詩成功地塑造了俄索折怒的形象,他具備了英雄人物傳奇的經歷和輝煌的業績。他勇敢,又不乏智謀,由此他打了四十七戰勝了四十三戰,收復全部失地。他給人印象很深的還有他的情義,他的寬容。他發憤圖強,復仇復國,但打的似乎都是仁義之戰,當仇家孟部帶上陳酒壯牛請罪、要求重修舊好時,他念及雙方都是先祖篤慕的子孫、孟部又是自己的舅家和親戚而決定不再追究,與孟部喝血酒結盟;開戰是因為孟部宜比岱諾諸般挑釁、并訂下戰約才出手。對無意中得罪的希哲部更是避免直接交鋒,直至對方殘殺自己的戀人(希哲家姑娘)又射傷自己,才上陣擊敗對方兵馬、獲得大片土地。他在斗爭方面總不是主動進攻的一方。他得到人們的擁戴,贏回俄索部王者的地位。“折怒沒有降生以前,俄索替人牽馬,俄索替人當背夫。折怒來到人世間,人家替俄索牽馬,人家替俄索當背夫。” 俄索藺再度興盛,他自己也成為一代名揚青史的英雄之王。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作品以真實的歷史人物、歷史事件為題材,將寫實與神奇瑰麗的想象融匯為一體,處處洋溢著英雄的氣概,時時滲露出悲劇的情懷,體現南方民族英雄史詩某種突出的特點,具有獨特的認識價值和藝術價值。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彝族史詩就這么“牛”。在我撰寫的《中國少數民族文學通史》南方部分里,“魏晉南北朝”段彝族史詩等彝族文學占了絕對優勢,其他段彝族文學也不少。我真為我們南方民族有彝族、傣族等民族的文學而欣慰,要不,我真不知道我的南方民族文學史怎么寫!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南方室主任、研究員;此文原為參加云南楚雄彝學研討會論文,載于《楚雄師范學院學報》2018年第1期)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參考文獻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1)云南省民族民間文學楚雄調查隊搜集翻譯整理:《梅葛》,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云南民族民間文學楚雄、紅河調查隊搜集,施學生翻譯,郭思九、陶學良整理:《查姆》,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7PA彝族人網

  (2)[德]恩斯特·卡西爾著,甘陽譯:《人論》,上海譯文出版社,1985年版,第97頁。
7PA彝族人網

  (3)[德]恩斯特·卡西爾著,于曉等譯:《語言與神話》,北京,三聯書店,1988年版,第37—38頁。
7PA彝族人網

  (4)馮元蔚譯:《勒俄特依》,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6年版。
7PA彝族人網

  (5)肖開亮、黑朝亮、祁樹森、李世忠、毛中祥整理翻譯:《阿魯舉熱》,載《山茶》1981年第3期。
7PA彝族人網

  (6)阿洛興德整理翻譯:《支嘎阿魯王》,載《支嘎阿魯王·俄索折怒王》,貴陽,貴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版。
7PA彝族人網

  (7)貴州省民族研究所、畢節地區彝文翻譯組翻譯:《西南彝志選》,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王明貴、王顯編譯,王繼超審定:漢譯散文版《彝族源流》,2005年版。
7PA彝族人網

  (8)參見馮漢驥《云南晉寧石寨山出土文物的族屬問題試探》,《考古》1961年第9期;《云南晉寧石寨山出土銅器研究——若干主要人物活動圖像試釋》,《考古》1963年第6期。
7PA彝族人網

  (9)王子堯、劉金才主編,王子堯等翻譯:《夜郎史傳》,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98年版。
7PA彝族人網

  (10)王明貴、王顯編譯,王繼超審定:漢譯散文版《彝族源流》,2005年版,第251頁。
7PA彝族人網

  (11)〔清〕黃宅中修,鄒漢勛纂,貴州省畢節地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點校:《大定府志》,北京,中華書局,2000年版。
7PA彝族人網

  (12)阿洛興德整理翻譯:《俄索折怒王》,載《支嘎阿魯王·俄索折怒王》,貴陽,貴州民族出版社,1994年版。
7PA彝族人網


7PA彝族人網

  (文字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7PA彝族人網

編輯: 措扎慕 發布: 措扎慕 標簽: 彝族史詩 夜郎 民族英雄 支嘎阿魯 民族文學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青海快三直播 广东36选7走势图 下载三分幸运农场 怎样下载游玩广西棋牌 好运快三计划软件 河北11选5基本走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短线股票推荐 麻友圈贵阳捉鸡麻将 彩票11选5技巧 山东11选5走势图 上海期货配资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 东北麻将规则视频教程 3d开奖结果双 让分胜负 合肥站街女哪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