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學 Yi Study

當前位置: 首頁 > 彝學 > 彝學研究論文精選

巫達:論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研究的路徑

作者:巫達 發布時間:2019-06-27 原出處:民族學刊

一、引言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之間的關系,越來越受到學術界的關注。關注的原因既是因為地理空間上二者同處中國西南地區,還因為三星堆自被發現以來,許多試圖證明三星堆文化與中原文化同祖同根的假設不斷受到質疑。越來越多學者提出三星堆文化是不同于中原文化、自行發生發展的古蜀燦爛文化[1-5]。同時,由于三星堆的許多文化現象一時不能很好地被解讀,于是,學者們把眼光轉向與三星堆在地域空間上更為接近的西南彝族文化[6-9]。把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關聯起來思考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在三星堆文物里發現了大量有規則的、類似于文字的符號。但這些符號與中原漢字體系不一樣,目前學界還不能很好地解讀這些符號。于是,這些符號被稱為“巴蜀圖語”。在逐漸否定了中原漢字體系與“巴蜀圖語”有關系之后,很多學者將目光投向跟漢字體系不同的彝文,試圖從彝文探尋三星堆文化里的巴蜀圖語,從而解開三星堆文化里的種種未解之謎。上述內容與觀點,《新華網》、《四川日報》、《涼山日報》等媒體都做過相應報道[9]。學術界也積極就相關論題進行了討論。例如,在2009年10月11-15日,由北京大學漢語語言學研究中心、西南民族大學文學院、涼山民族研究所主辦的“首屆古彝文化與三星堆文化探源學術研討會”在涼山彝族自治州州府西昌召開。2010年8月3-4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主持的“中國·涼山彝州論壇——古彝文化探源國際學術研討會”也在西昌召開。這兩屆研討會的論文多有涉及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的關系。筆者在“首屆古彝文化與三星堆文化探源學術研討會”上提交了“從語言學人類學證據談古彝文化與三星堆古蜀文化的發生學關系”[10]一文。在“古彝文化探源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發表了題為“彝族文化能為三星堆文化研究做些什么”的主題演講[11]。三星堆文化的研究方法論,目前正處于一個十字路口,需要研究者睿智地判斷用什么方法、從什么視角對其進行深度研究。過去半個多世紀的研究,已經基本確定從中原文化的視角、以研究甲骨文的方法研究巴蜀圖語等研究方法是行不通的,需要另尋研究視角。從彝族文化的角度去重新思考三星堆文化未解之謎是新的研究視角之一。目前已經有一些著述討論三星堆文化與彝族文化的關系。這些論述孤立地看,個個顯得很有見解、很有新意,但問題是這些觀點因為零散、系統性差,還不能很好地說服讀者。本文試圖從語言學、人類學、考古學等相關學科,對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的深度研究提出個人看法。應該說明的是,這僅僅是一種研究思路,旨在提出相關的假設,而不是研究成果匯報。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在彝族起源方面,目前中國學術界有兩位知名學者的觀點堪為代表,顯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一位是彝族學者、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劉堯漢教授,他提出彝族是元謀猿人的后裔,中華民族甚至亞美人類是從元謀人后裔發展過來的。以今天中國境內而論,劉教授認為中國境內各民族及其文明是從西南走向全國的[12-13]。筆者認為,作為民族共同體的“彝族”概念相對于160萬年前的元謀人晚許多,時間間隔太大,而且目前人類起源最有力的證據仍然是十多萬年前的“非洲說”[14-15]。因此,筆者對劉教授的觀點持保留意見。另一位是漢族學者、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易謀遠教授,他提出彝族的主源是以黃帝為始祖的“早期蜀人”,融入了古東夷族而成。易教授與劉教授觀點的不同之處是彝族先民部分由中國東部今山東地區古東夷西向再西南向進入今西南地區,與原居于四川成都平原的早期蜀人融合成為今天彝族的族源。易教授明確指出:(1)彝族起源的主源是以黃帝為始祖的早期蜀人,彝族多元起源的又一源是以母族昆夷而祖古東夷族;(2)彝族的族稱統稱“尼”,是古“夷”字,即古東夷族的“夷”,通“彝”,成為今稱;(3)彝族進入文明時代的民族始祖武洛撮,疑即蜀王蠶從;(4)春秋中期蜀洪荒后彝族的民族再生始祖篤慕,疑即蜀帝杜宇;(5)彝族的歷數之祖額速,疑即顓瑞;(6)彝史上的“鬼主”應釋為“神守”、“鬼國”應釋為“神守之國”[16]。筆者認同易教授的觀點,在撰寫本文的時候,筆者已假設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有淵源關系。因此,本文不僅為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的研究遠景提供思路,同時亦為今后驗證二者是否有發生學關系提供驗證思路。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1964年,美國康奈爾大學人類學家施堅雅(William G. Skinner)響應當時學界“漢學已亡,中國研究永存!”(Sinology is dead,long live Chinese studies!)的呼聲,寫了一篇著名的文章題為“中國研究能為社會科學做什么?”[17]。受施堅雅文章的啟示,本文呼吁學界沖破學科牢籠,多學科協同合作,把三星堆文化研究視作整個四川盆地的區域研究。“彝族文化能為三星堆文化做什么呢?”提出這個問題有以下幾點前提:(一)四川盆地是古藏緬語族的故鄉;(二)古彝文是古巴蜀“圖語”的嫡系文字;(三)彝族文化保留了古巴蜀文化。因此,筆者認為彝族文化研究能夠,也應該對三星堆文化研究做出貢獻。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二、從古彝語構擬論證三星堆文化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四川盆地區域歷史上的族群,見于文獻的計有犬戎、氐、羌、巴、蜀人、南夷/西南夷等名稱。《漢書·地理志》稱:“巴、蜀、廣漢本南夷,秦并以為郡。”[18]據學者研究“古蜀的地理范圍,大致以今四川盆地西部和中部為腹心,向北包有今漢中盆地,向南跨有今川、滇、黔交界地帶,向西進抵岷山以西的橫斷山區,向東直達川東地區,并曾較長時期及于長江三峽干流沿岸。”[19]從語言學角度論證彝文化與三星堆的關系,目前急迫要做的事情是用歷史比較語言學的方法做出古彝語和古藏緬語的構擬工作。其步驟是:(1)古彝語的構擬;(2)古彝語支語言的構擬。細分的第一步是各彝語方言古音構擬;第二步是古彝語構擬;第三步是古彝語支構擬加上古藏語支、古羌語支的古音構擬;第四步是古藏緬語構擬。只有完成了以上四步,才有可能與三星堆古蜀語進行比較。上述步驟圖示如下: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圖1古彝語和古藏緬語的構擬步驟圖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構擬好古彝語、古彝語支語言之后,可以逐步論證三星堆古蜀文化與古彝語有關。用排除法排除該文化與其它語族語言民族(藏、羌等)關系不大。例如,水稻在彝語支語言中是同源的,具體情況見表1: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表1水稻一詞在彝語支語言中的具體表述 X6R彝族人網

漢義 X6R彝族人網

甘洛 X6R彝族人網

祿勸 X6R彝族人網

大方 X6R彝族人網

撒尼 X6R彝族人網

阿細 X6R彝族人網

阿哲 X6R彝族人網

石屏 X6R彝族人網

永仁 X6R彝族人網

稻米 X6R彝族人網

t?h?33 X6R彝族人網

t?he21 X6R彝族人網

t?h?13 X6R彝族人網

t?hi33 X6R彝族人網

t?hi22 X6R彝族人網

t?hi22 X6R彝族人網

t?he21 X6R彝族人網

t?h?33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注:甘洛=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甘洛縣;祿勸=云南省昆明市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大方=貴州省大方縣;撒尼=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縣撒尼彝語;阿細=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彌勒縣阿細彝語;阿哲=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彌勒縣阿哲彝語;石屏=云南省紅河州石屏縣;永仁=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縣彝語)[20](P.45)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可是,“稻米”一詞在藏語支、羌語支語言中是不同源的[21](P.135)。彝語及彝語支語言關于“稻米”的詞匯同源,而藏語支、羌語支語言不同源,由此可以推測彝族先民在盛產水稻的成都平原居住的時間比其他民族長[20](P.45)。據考古報告顯示,“在西昌壩河堡子大石墓底部,還發現了稻殼痕跡,在河西大石墓里,則發現了稻草印痕,可以推知這種民族是定居的,以農業為主,栽培的作物已有水稻。”[22]在《后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中關于水稻種植的記載最清楚:“邛都夷者,武帝所開,以為邛都縣。……元鼎六年,漢兵自越嶲水伐之,以為越嶲郡。其土地平原,有稻田。”[23]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另一個例證是“茶”。“茶”在彝語方言中整齊對應,均以“l”為聲母。直到今天,在四川涼山彝族地區,即使是不種茶的地區,茶葉這個詞仍然跟彝語支語言是同源的。涼山彝族諺語稱“漢家以茶為大,彝家以酒為大”,但從彝語支語言與方言的比較來看,茶在彝區已經有非常長的歷史。從漢文歷史文獻上看,陸羽《茶經》有“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24]的記載,更有“神農嘗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的記載。根據漢文傳說記載,神農氏即炎帝,出生于烈山石室,即現在的湖北省隨州厲山鎮九龍山南麓。炎帝成長于姜水,姓姜,跟古藏緬語族語言有關,亦跟古蜀人有關。因此,說以茶為飲起始于古蜀時期的神農氏是不無道理的。從彝語支語言和方言的“茶”同源而與漢語異源,還可以證明清初學者顧炎武在其《日知錄》中所考證的:“自秦人取蜀而后,始有茗飲之事”[25]之說是站不住腳的。古代巴蜀人飲茶之俗遠遠早于秦人取蜀。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從彝族文化研究本身來看,目前學界最需要深入研究的是古彝語的構擬工作。雖然目前古彝語研究成果不多,但可喜的是國內外學者仍然有較好的成果問世。其中值得贊賞的最新成果是北京大學中文系、漢語語言學研究中心的汪鋒副教授和陳保亞教授構擬的“原始彝語”[26]。這些文章用現代語音學的理論方法和手段,重構了原始彝語的聲母、韻母和聲調系統,并根據創新特征和核心詞匯同源保留率探討了喜德彝語、武定彝語、江城彝語、巍山彝語、石林撒尼彝語和南華彝語等六個方言代表點的譜系樹圖。該文成果,加上已有的國內外彝語專家的構擬,例如陳康[27]、David Bradley[28],為古彝語構擬建立了初步的基礎。今后學界的古彝語構擬工作的深入,需要國內外學者分工合作,早日確定一套能夠在學界達成共識的古彝語構擬系統,使之成為三星堆文化研究的基礎。構擬出古彝語、古彝語支語言之后,主要還有兩大工作:第一,與原始藏緬語構擬材料進行比較,確定古彝語與三星堆古蜀語的關系;第二,深入探討古彝語的文化同源詞與三星堆文化之間的關系,用考古學、生態學、植物考古等知識印證古彝語文化同源詞與三星堆文化的關系。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三、從古彝文符號解讀巴蜀圖語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如果從古彝語可以論證古彝文化與三星堆古蜀文化有發生學關系,那么,古彝文會是最能說明彝文化跟三星堆文化及所謂“巴蜀圖語”有關系的直接證據。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學者們用現在彝文讀音去“識讀”四、五千年前的文字,那是不科學的。如今川、黔、滇、桂四省區彝文工作者已經搜集整理了大量的古彝文資料,古彝文研究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是,仍然缺乏古彝文和古彝語之間的關聯性研究成果,從而使古彝文的研究成果與古三星堆文化的關系的鏈接還存在一定的距離。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從彝學界自身來看,目前應加強古彝文構字法的研究,確定古彝文的構字元素。然后,用這些構字元素去和“巴蜀圖語”進行系統比較,從而達到系統識讀“巴蜀圖語”的目的。任何語言的語音經過幾千年的時間,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因此,要實現用古彝文來識讀“巴蜀圖語”的目的,就必須還原古彝文的古音,用古彝文的古音去識讀“巴蜀圖語”。要做到這一步,先需要做古彝文構字法研究和古彝文古讀音研究。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古彝文構字法的研究,目前有朱建新[29]、李生福[30]、李家祥[31]等作者的幾篇研究古文字造字法的論文。其中李生福將《古文字類編》的3042字與彝文進行比較,得出一定數目的“形同字”。由此,他認為:彝文不像創始于漢唐時期,可能更早一些,因為甲骨文在兩漢時已消失,連漢代許慎在作《說文解字》中也沒有提到它。彝文中為什么保留與古漢文相同的同形字,這恰好證明彝文大概創始在秦魏六國文字之前的春秋戰國時期。那個時代是中國文字百花盛放的時期,文字的種類很多,所以彝文在初創當中,或多或少接受一點時代文字烙印,但它始終是按自己本族語言文字的道路發展繼承下來的。[30](P.137)川、黔、滇、桂四省區彝文工作者所搜集整理的古彝文資料,再結合古彝語、古彝語支語言的構擬工作,可以探討古彝文的古音問題。古彝文古讀音的研究,應使每個古彝文都確定一個古彝語語音,能用古彝語識讀古彝文,從而從理論上解決四省區彝族的跨方言文字統一問題。總之,加強古彝文構字法的研究,確定古彝文的構字元素,用這些構字元素去和“巴蜀圖語”進行系統比較,從而實現系統識讀“巴蜀圖語”。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四、從周邊族群的文化解釋三星堆文化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四川盆地西高東低,西部是青藏高原邊緣,東部是成都平原。在歷史上,這個區域的人口流動大,相互融合頻繁。四川盆地周邊居民的文化特征,往往會保留在山區的居民身上。于是,只要證明了古代成都平原的居民,經常處于族群互動的中心,那么,四川盆地及其周邊族群文化與彝族文化就極可能有淵源關系。長期以來,體質人類學有被冷落、被誤解的趨勢。在人類學早期,體質人類學在人類體質比較方面發揮了較大的作用。隨著醫學人類學、DNA技術等其它科技手段的出現,體質人類學有些受到冷落。而三星堆這樣一種有古實體存在的文化,其體質比較、方法呈現的可能性增加。在三星堆研究中,對彝族、彝語支民族、藏緬語族語言民族的體質人類學的研究的深入,有助于產生三星堆文化研究的突破性成果。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在安寧河流域的禮州遺址、大洋堆遺址和彎丘大石墓、橫欄山遺址出土了大量的罐、瓶、壺、豆、杯、缽、盞、尊等陶器[32]。這些考古發現,學界共識是跟古代西南夷有關,但還沒有人明確表示與三星堆文化有關聯。因此,今后學界對類似文化遺址的比較研究還有許多工作可做。著名考古學家林向先生設想:安寧河流域是古代西南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他指出三星堆出土文物發現的權杖、黃金面具等與中亞地區有關聯,因此,西南絲綢之路是重要的通道。安寧河流域位于絲綢之路之上,應當與三星堆文化有關聯(中央電視臺《探索·發現》2009)。三星堆古蜀文化,現在散存于四川盆地周邊的彝族、藏族、羌族當中。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是深入調查四川盆地周邊少數民族文化,論證四川盆地周邊民族文化與彝族文化的淵源關系,從而證明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之間的淵源關系。古巴蜀民族的文化遺存,現在散存在四川盆地周邊的漢族和彝族居民當中。例如,王天佐在1986年發表文章《試說漢語嘴頭話的人稱代詞與彝語的關系》,提出甘肅嘴頭話的人稱代詞與彝語的人稱代詞有相同的構詞構形方法,指出二者在歷史上的淵源關系[33]。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是深入調查四川盆地周邊民族的文化內容,努力挖掘他們的文化與彝族文化的淵源關系,從而證明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有淵源關系。目前已經有不少四川盆地周邊民族的人類學研究專著,下一步可以深入進行的研究工作是鼓勵和培養一些學者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建設一支科研隊伍。今后在相關論題下深入進行探討。組織普查工作,逐步逐年培養博士生、碩士研究生從事專門調查研究,寫出詳盡的文化人類學民族志,定期舉行學術研討會。這樣的文化人類學研究成果,最終將有助于證明彝族文化與古代三星堆時期古蜀文化的淵源關系。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五、結語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綜上所述,在繼續探討彝族文化能為三星堆文化研究做什么的時候,第一步需要證明四川盆地是古代藏緬語民族的故鄉。用彝語古音構擬成果證明,結合藏語古音構擬、羌語古音構擬,以及周邊的語言學和文化人類學證據來證明。第二步需要論證彝族先民離開四川盆地時間較晚。從文化同源詞入手,一些詞只能在平原地區出現,不在高原地區出現,但是在彝語中同源、與其它藏緬語言不同源。這種情況可以界定為彝族先民最晚離開四川盆地。第三步是證明古彝文是“巴蜀圖語”的支系后裔,用古彝語和古彝文的研究成果來證明。這樣的研究是一項艱苦細致的系統工程,需要建立研究團隊。研究團隊可以通過組織和聯絡,建立國際學術網絡,聚攏全球專家學者,及時發布最新研究成果,使“古彝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研究”走向世界。目前語言學界同意藏緬語族語言的故鄉在四川盆地的假設。例如筆者在澳大利亞拉籌伯大學(LaTrobe University)語言學系學術訪問期間的合作教授Randy LaPolla(羅仁地)是國際著名的藏緬語專家,他也認同四川盆地是藏緬語的故鄉[②]。古彝語、古彝語支語言的構擬成果,古彝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的研究成果,需要直接與海內外的研究人員、研究機構掛鉤,使之走向國際學術舞臺。對于彝族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的研究,需要多學科、多單位、多學者協作攻關。例如,在宣傳和學術交流步驟上,可以建立中英文的學術網站;出版不定期以書代刊期刊;組織資料搜集及田野調查;組織編輯出版系列研究論著以及不定期組織召開學術會議等等。當然,要做到這些步驟,需要一個單位或多個單位掛靠組織,需要一筆專項研究資金。研究基金可以采取向國家社科基金等相關部門申請、有關省市州縣申請資助、申請海外研究資金等多渠道湊款。由高校或國家研究機構出面組織是最為理想的。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參考文獻: X6R彝族人網

  [1]段渝.巴蜀文化是華夏文化的又一個起源地[N].社會科學報,1989-10-19. X6R彝族人網

  [2]陳德安.三星堆:古蜀王國的圣地[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 X6R彝族人網

  [3]俞靈.用彝族文化解三星堆之謎[A]. 馬德清.三星堆之謎與彝族文化的淵源.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08:15-21. X6R彝族人網

  [4]屈小強.三星伴明月:古蜀文明探源[M].成都:四川教育出版社,1996. X6R彝族人網

  [5]巫達.從語言人類學探討三星堆文化的源流[C].上海大學社會學系.費孝通學術論壇講談錄.上海:上海大學出版社,2010. X6R彝族人網

  [6]錢玉趾.三星堆文化居民與彝族先民的關系[J].貴州民族研究,1998,(2). X6R彝族人網

  [7]錢玉趾.彝族祖先與三星堆先民的關系[J].畢節學院學報,2006,(5). X6R彝族人網

  [8]錢玉趾.巴蜀史與古文字探[M].香港:天馬出版有限公司,2010. X6R彝族人網

  [9]馬德清.三星堆之謎與彝族文化的淵源[M].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08. X6R彝族人網

  [10]巫達.從語言學人類學證據談古彝文化與三星堆古蜀文化的發生學關系[C].首屆古彝文化與三星堆文化探源學術研討會論文,西昌,2009年10月11-15日. X6R彝族人網

  [11]巫達.彝族文化能為三星堆文化研究做些什么[C].“中國·涼山彝州論壇——古彝文化探源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西昌,2010年8月3-4日. X6R彝族人網

  [12]劉堯漢.中國文明源頭新探——道家與彝族虎宇宙觀[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85. X6R彝族人網

  [13]劉堯漢.文明中國的彝族十月太陽歷[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86. X6R彝族人網

  [14]Jin,Li and Bing Su. Natives or immigrants: Modern Human Origin in East Asia[J].Nature Reviews,2000.(1):126-133. X6R彝族人網

  [15]Wells,Spencer. The Journey of Man: A Genetic Odyssey[M]. London: Penguin, 2003.(中文版《出非洲記:人類祖先的遷徙史詩》,杜紅譯,北京:東方出版社). X6R彝族人網

  [16]易謀遠.彝族史要(上、下冊)[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0. X6R彝族人網

  [17]Skinne, G. William. What the Study of China Can Do for Social Science[J].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Vol.23,No.4(Aug.1964):p517-522. X6R彝族人網

  [18]班固.漢書[M].北京:中華書局,1983. X6R彝族人網

  [19]段渝,鄒一清.日出三星堆(古蜀文明探秘叢書)[M].成都:巴蜀書社,2007. X6R彝族人網

  [20]巫達.彝族先民數千年前已種植稻米的語言學考古學證據[C]//陳國光.中國彝學(第3輯).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9:45-48. X6R彝族人網

  [21]黃布凡.藏緬語族語言詞匯[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1992. X6R彝族人網

  [22]苑堅.大石墓:揭開神秘消失的邛人的面紗[DB/OL].(2005-01-23)[2011-11-12].http://news.xinhuanet.com/focus/2005-01/23. X6R彝族人網

  [23]范曄.后漢書[M].香港:香港文學研究社,1959:643-913. X6R彝族人網

  [24][唐]陸羽.茶經[M].哈爾濱:黑龍江美術出版社,2004. X6R彝族人網

  [25][清]顧炎武.日知錄校注(上、中、下)[M].合肥:安徽大學出版社,2007. X6R彝族人網

  [26]汪鋒,陳保亞.原始彝語[C]//云南大學茶馬古道文化研究所.茶馬古道研究輯刊(第1輯),2009:59-138. X6R彝族人網

  [27]陳康.彝語的聲調對應[J].民族語文,1986,(5). X6R彝族人網

  [28]Bradley, David. Proto-Loloish[J]. Scandinavian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 London: Curzon Press.1979. X6R彝族人網

  [29]朱建新.彝文造字法新探[J].西南民族學院學報,1999,(3). X6R彝族人網

  [30]李生福.古彝文及其造字規律新探[J].貴州民族研究,2001,(2). X6R彝族人網

  [31]李家祥.彝文形態結構方式簡析[J].涼山大學學報,2002,(3). X6R彝族人網

  [32]姜先杰.安寧河流域重要的古文化遺存初探[J].中華文化論壇,2002,(4):116-126. X6R彝族人網

  [33]王天佐.試說漢語嘴頭話的人稱代詞與彝語的關系[J].民族語文,1986,(4). X6R彝族人網

  [34]摩瑟磁火.似曾相識三星堆[C].馬德清.三星堆之謎與彝族文化的淵源.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08. X6R彝族人網

  [35]潘光旦.湘西北的“土家”與古代的巴人[C].中國民族問題研究集刊(第四輯),1955. X6R彝族人網

  [36]《藏緬語語音和詞匯》編寫組.藏緬語語音和詞匯[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1. X6R彝族人網

  [37]任乃強.四川上古史新探[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 X6R彝族人網

  [38]石碩,李健.用彝族典籍和文化風俗破解三星堆青銅器謎團[C]//馬德清.三星堆之謎與彝族文化的淵源.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08:11-14. X6R彝族人網

  [39]孫展.漢語從哪里來:與藏緬語何時發生分化[J].國家歷史,2009,(19). X6R彝族人網

  [40]巫達.彝語·t系聲母考[C]//戴慶廈,嶺福祥.中國彝學(第一輯).北京:民族出版社,1997:184-192. X6R彝族人網

  [41]Matisoff, James A. Handbook of Proto-Tibeto-Burman: System and Philosophy of Sino-Tibetan Reconstruction[M].Los Ang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3. X6R彝族人網


X6R彝族人網

  [①] 2010年8月3-4日,筆者參加了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組織的“中國·涼山彝州論壇——古彝文化探源國際學術研討會”,本文是在該會主題演講的基礎上修訂而成。 X6R彝族人網

  [②] 筆者私下與Randy LaPolla(羅仁地)教授交流所論。 X6R彝族人網

編輯: 發布: 阿斯尼咪德 標簽: 巫達 彝族文化 三星堆文化 研究的路徑
收藏(0 推薦(
本站僅限會員評論。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 您好: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青海快三直播